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泥牛入海 一

……诈个尸(。




这并不是太难。

韩文清与叶修认识了这么多年,于情于理,都该对这个人的习惯有些猜测。他向右拐个弯,上一层楼梯,正好就在紧急通道口碰到叶修。

叶修指间夹着的烟已经烧了一半,他一贯不用手机的,显然不会是躲到角落里打打电话这么简单。韩文清看他神色怔忡,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随口就问了一句:“做什么呢?”

可能的选项有很多。比如说叶修那丁点酒量,根本经不起几回“意思意思”。看在职业选手的份上,主办方没准备太多含酒精的饮品,然而总有人得当个代表做个场面。以前的嘉世队长以及兴欣队长能顺理成章地逃掉,已退役的国家队领队可没那么好的理由。

和张新杰说话的时候,韩文清曾短暂地瞟到一眼叶修。两个人之间隔着层层人群,连叶修的脸都只是在肩膀与脑袋的夹缝里露出一小部分,他眼神移回来,接着和霸图副队长谈下个赛季的打算。

而现在是邀请赛之后,他们第一次面对面。

叶修弹掉一截烟灰,手往后松垮垮搭在扶手上。先前被困在人群里的时候,兴许是不慎多咽进去几口酒,到角落里吹了会儿风,热度却还是从血液里涌出来。联盟和相关部门协办的晚宴,没谁不给这个面子,一个个都西装革履。他扯开领带,连带衬衫也开两个扣,脸朝着韩文清这个方向一转。

“做了个梦。”

开玩笑。

换成其他随便什么说法,偷个闲,烧根烟,怎么都要靠谱上三分。然而叶修的语气十分平淡,说完了,头往下略微一低,正好把身高差和中间那一级台阶的距离平衡得恰到好处,两个人的眼神平直地交汇在半空里。

再后面就是会场里的灯光,曲曲折折地打到这边墙壁上,人的影子都拉变形了。叶修半张脸被光罩着,脸上表情总算不像几分钟之前那样难以捉摸了,他笑了笑,没捏着烟那只手拍在韩文清一边肩膀上:“我说真的。”


叶修做了个梦。

起初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个梦。它和普通的梦没多大差别,而人总是很难在梦中有梦的实感的。十八岁的叶修进了联盟,第一个赛季,第二个赛季,全是零零散散的事件的碎片,和他所确实经历过的那段时间近乎完全重合。

之所以说是近乎,是因为分歧也的确存在着。

他在梦中醒过来,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意识对梦中身体的活动的影响变得微乎其微,而更像是在身临其境地体验一场自己演的话剧,或者说,看一个关于自己的恋爱故事。

这简直太令人震撼了。

如果再将故事另一方的身份算在内,或者我们该称之为令人惊骇。

万能的荣耀教科书,联盟四届冠军获得者,现任国家队领队,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会见到自己和韩文清的恋爱现场。

基于现实角度,叶修和韩文清之间十余年的交情,一点也掺不得水。荣耀还只是一个单纯的新兴网游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游戏中彼此认识。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这两个名字,都是从网游一路闯荡进职业圈,最终变成了联盟开山怪。接下来在职业联赛中角逐冠军的十年,甚而逐渐有了个宿敌的名头。

但对于现在的叶修而言,韩文清仍然只是一个朋友,加一个前缀,也就是很有交情的朋友。

至于更进一步,他暂时还没有多余的想法。

他在梦里看着自己和韩文清接吻。他们身高差得不多,然而几厘米的距离,在要进行紧密接触的前一刻,却好似成了什么莫大的阻碍。梦里的叶修扯住了韩文清的衣领,往下拉的同时仰起了头,这个姿势不怎么舒坦,导致转眼间两个人的主导关系就掉转过来。他的背撞到墙上,轻而易举被韩文清挟制在那一方狭小的空间里,进而彻底卷入情欲的漩涡。

面对这种场面,无论出现什么反应,好像都符合逻辑。叶修的视角摇晃着切成了两半,一半是第一人称,韩文清的眉眼逼近到眼前,是他很少见过的神情;另一半则是看电影时常见的上帝视角,割裂开来的他的另一部分在半空里悬着,思维冷静到可怕,向下方自己的那一张脸投以沉默的注视。

这个梦降临在宴会的前夜。国家队从苏黎世凯旋而归,叶修回家抢占同胞弟弟的床睡了两天,又被强行拉出来应付场面上的事。冯主席多少怀着点大仇得报一朝翻身的心理,把前任主席的份也捎上了,催着他到处赶场,等回到一众选手统一落脚的酒店,离半夜十二点已经只差一刻钟。

他的睡眠质量一向非常好,不认床,也没什么糟糕的习惯。头挨到枕头,一闭眼就能入睡。房间里空调维持在一个相当舒适的温度,足以让人一觉到天明。

天明之后,梦就真正醒了。

做梦本是常事,但一场梦不能了无痕的话,难免就要有些不太愉快的后续发展了。叶修睁开眼,他还躺在酒店的床上,窗帘睡前没拉严,天光透进来,将人彻底地拉回现实里。他没急着起床,先继续躺着,思考了一会儿梦里的故事。

最后一个画面是那个过于激烈的吻。

叶修的心情仍然很平静,对他来说,看到自己和一个男人纠缠不清,并且看到那个男人长着一张老友的脸,拥有同样的性格和脾气,这明显超出了预期,但还不够让他为此感到多么慌乱。他认真考虑了几分钟自己当前的感情状况以及生理需求,再仔细回忆起最近几天的活动。

他和韩文清最近的一次见面,已经要追溯到第十赛季总决赛后。很遗憾,这个梦并不能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理由来糊弄过去——何况要是真拿这个做理由,未免更加说不过去。

叶修没能得出答案,于是他完全不介意做点什么,来让另一个被牵涉到的人也跟着疑惑一小会儿。

当然,也只有这么一小会儿。


楼梯间永远不是一个适于长时间谈话的场所,叶修很快摁掉了烟头,先一步往会场走。冯宪君正在到处寻找中途失踪的国家队领队,韩文清只是过来带个话,话带到了,他自然也跟着走下楼梯。

联盟各大战队的队长,主力队员,以及参与第一届邀请赛的国家队成员,这个晚上都聚在会场大厅里。人到得如此齐全的场面,一年到头也就能见上一两回,一回是全明星周末,这个第二回实属难得。叶修眯着眼睛望了眼会场另一头,苏沐橙和唐柔都在那边沙发上坐着,女生之间聊些话,暂时还没人去打扰。他沿着大厅的墙壁走,避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韩文清就在几步之外,走了一路,还打了一路招呼。

冯宪君在最前面的舞台附近走动。叶修往四周看看,回头打算和霸图队长短暂告个别。梦对现实的影响没那么大,他看着韩文清,只当看个多年的老朋友。

老朋友伸手扯了扯他西服的前襟。

“先把领带系好。”韩文清皱了下眉。他不是直视叶修,而是往下看着对方敞开的衣领,这无疑使他原本严肃而冷硬的神情软化了些许。他一提,叶修也就顺手照做了。

莫名其妙地,叶修突然就想起来。

到下个赛季,他们最早那一批人里面,仍在征战的,的确只剩下韩文清了。

这个想法来得无比突然,同样只出现了短短一瞬间。冯宪君一个扭头,正好瞅到叶修,比划着要他赶快过去,他冲韩文清点点头,然后走进了人群里。


评论(1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