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食鬼人 九

“这只是一条支流。”叶修说,“否则,我大概只来得及捞两件你的衣服起来了。”


百年前,天地灵气逸散。原本隐匿在深山密林之中,不属于人世凡俗的那一部分存在,陆续外迁至各个独立的虚界,从此只与此方世界保留极细微的一线联系,仙灵妖鬼变作孩提时听闻的乡间怪谈。

只有一条河贯穿于所有时间。

韩文清从未真正见过那条河。所有挂名在联盟下的工作人员,入职时都会集中培训,“那条河”会作为一个知识点在历史文化分类下被提及,但不属于划线考点范围。它就像是终极或者42,只是一个单纯的概念,缺乏系统的解释与描述。

“胎儿阶段,人其实是能接触到很多东西的。“叶修说。他伸展开两条腿,挂在水面上晃荡。...

[全职高手][韩叶]食鬼人 八

检验中心平日工作时间是早上八点至下午五点,中午休息两个小时,但方锐昨晚睡前走内部线路留了个预约,不到七点,车就沿路开进了基地大门。

临时负责这项检验工作的是个带蓝色胸牌的中年男人。方锐把密封袋交给他,又从app上划了款——这回算作私人业务,要走个人账户的。张佳乐没跟过来,坐在柜台旁边高脚凳上玩三消游戏,隔一小会儿就是biu的一声特效消除音。

通往无菌室的隔离门关上了,方锐揣手在大厅里溜达,看着公告栏上张贴的各种通知。

这个地方过去是嘉世的附属机构,研究员一律签派遣合同的那种,收归联盟后,可以说是从私立变成了半公立,组织结构还在缓慢调整。光是看几张公告上颇有差别的措辞与语气,方锐就能脑补出...

[全职高手][韩叶]食鬼人 七

感觉tag该换成全员主韩叶(。 点心车开到后镜头切韩叶片场。


他们冲到大街上时,周围人还不太多,想来一大半都没察觉到方才那一阵震动的实质。有几个年轻人可能是平时就比较有危机意识,背着补给充足的登山包从后面居民楼溜出来,蹲马路牙子上特好奇地四处张望。

罗辑过去尝试着搭话。他穿着言谈都十分学生气,很快就融进了和谐快活的聊天环境里。

那几个人都是Z大的学生,出来合租方便做课题,一说到相关话题,立刻就能牵出一堆关于学校教授实验室的吐槽。

“是吗?我导师不介意这个啦,我在这边搞了两个月数据,也没被催过。”罗辑说。他那个项目刚进入收尾阶段,有一堆样本数据要处理,兴欣二楼专门给他开了个...

[全职高手][韩叶]食鬼人 六

感觉一章越来越少……

动了个小手术,结果术后反应比我想象的严重(。 简直是全程躺床上观望B萌。


没人能预料到这位大神一时兴起定下的度假行程,陈果和唐柔下了车,把卷帘门升上去,再开了店内的灯,请张佳乐在一楼书架深处的沙发上先坐一会儿。

按她们之前定下的排班表,这个时间段只有莫凡独自留守。听到开门的动静,他从二楼下来,站在楼梯拐角向下看了一眼,又默不作声地回去了。楼梯旁做成复古花枝造型的壁灯被他随手按开,往底下层叠的书架间投下暖黄色的光。

“你们这是要搞什么大新闻啊,”张佳乐特别具有求知精神地发问,“店里都没留几个人?”

王杰希偷渡出来的那些文件,一般人很难看出什么...

[全职高手][韩叶]食鬼人 五

最近一个月都在办一件三次元挺重要的事,一直不太顺,明天又要为这事动车去外地……

求一下老韩老叶光环笼罩(X


陈果收起伞,坐进了那辆停靠在书店门口的白色面包车。她往里挪了挪,给唐柔留出位置,又摸出手机,在微信群里交代了两句看店注意事项。

前天下午,安文逸开车把罗辑同那一大堆仪器拉回店里后,H市开始大面积降雨,此时连封闭的狭小车厢内,都充斥着湿漉漉的水气。即使开了空调,还隔着厚实的羊毛外套,陈果仍然能感觉到一种湿冷的气息,仿佛无形的蛇沿着骨骼攀附而上。

她轻微地打了个哆嗦,伸过手替唐柔按下了车窗按钮。

副驾驶没坐人,座位上歪着个牛皮纸袋子。司机打了个左转灯,那袋子跟着转弯的势头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