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泥牛入海 六

讨论的后半段,五个人第一步的分配问题已经解决完毕。叶修去蓝雨,林敬言去百花,郭明宇去兴欣,方士谦去雷霆,而方世镜则给联盟省了笔路费——他留守B市,就在微草待着。

“方大大这是要深入敌穴,”叶修在表格最后一栏打了个勾,抬起头对着正好坐他对面的方世镜说,“不过都是小朋友们的恩恩怨怨了,身为老前辈,别计较太多哈。”

他指的就是蓝雨破微草连冠之仇那回事了,然而那时候的蓝雨队长早换成了喻文州,和方世镜扯不上几分关系。现在提起来,无非是个调侃的意思。当事人还没说话,林敬言凑了过来:“这儿坐着的可是有两个方大大,老叶,你这说话可得指代清楚。”

“直接叫名字成不?说实话,叶队这么一叫,我心里有点虚。”方世镜说。

另一个方大大表示赞同:“是啊,叫名字就行,好分辨。再说了,哪来的什么敌穴?我们微草对客人还是很热情的。”

“真要说的话,叶秋……呸,叶修才算是要深入敌穴吧。”郭明宇刚才一直在看预定行程单,听他们扯了一通,把单子上那行字指出来,“再一个月去霸图,这安排谁做的?多大仇!”

叶修岿然不动:“去蓝雨改善伙食,再去霸图换换口味,有啥不好?”

“哎哟喂,你这口味可够重的!”郭明宇感叹道,“听说这回又是你带人把老韩他们给干翻了,你这一去,正好赶着晚上套你麻袋。还是先帮你祈祷吧。”

“他们”之一的林敬言不光不赶着澄清郭明宇的暴力脑补,还趁机火上浇油:“就是,张佳乐首先就得揍你一顿。看你上回打得,哭给你看啊!”

“骗谁呢,张佳乐能被打哭?林敬言同志,你这个队友当得不称职。”叶修没理他们的联手忽悠,单朝林敬言转火,“等着啊,我到了霸图就告密去,到时候张佳乐得冲你喊哭你妹。”

“求放过。”林敬言立刻GG。郭明宇在旁边踢他凳子腿儿,哪有这么快就叛变的,再也没有什么友谊了!

最终boss冷笑一声:“口味重?”

梦的记忆十分不合时宜地浮出水面,叶修一边恐吓郭明宇,一边心情复杂地想,你要是知道我都梦见过什么——算了,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几个人出去吃过几顿饭,眼看就要到各自出发的日子了。叶修临走前特意回了趟家,从叶秋的衣橱里打包几件衣服带走,免得之后出席正式场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装备。从B市到G市,飞机也就几个小时,他上午背着包上飞机,午饭前就一脚踏进了蓝雨的地界。

黄少天本来嚷了半天来接机,让叶修好好享受一把领导下访的特殊待遇,然而这天G市路况十分不佳,车刚开出蓝雨俱乐部没多远,就直接堵死在路上了。剑圣急得又给叶修拨电话,滔滔不绝解释了半天,车流一点没动静,接机对象已经要自个儿慢悠悠绕路到目的地了。

从前是跟着战队大部队一起走,如今变成自己找路。蓝雨俱乐部附近的路叶修都算了解,只是不像东道主那样对犄角旮旯都一清二楚。不管是嘉世还是兴欣过来客场比赛,时间都不会充足到赛前赛后能四处逛一大圈,因此即使黄少天在选手群里早已吹过无数次蓝雨周边的景点和名吃,他也对此缺乏亲身体验。

叶修研究了一番机场门口的线路图,换了几趟车就看见了认识的路标。

他在俱乐部门口给经理打了个电话,结果是喻文州从楼后面绕过来接人,像是来补还堵在半道上的副队长的班。

考虑到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工作性质,蓝雨并没有另给叶修安排住处,直接给了他某间空置宿舍的门卡,方便与战队选手多接触。喻文州带他进宿舍楼,顺带着解释楼里常用生活设施的设置。

“两年前翻修过,重新弄了下管道。”快到那间宿舍的时候,喻文州提了一句,“之后水电气就几乎没出过问题了。要是有什么故障,你打电话给管理报修就行,电话号码底楼有贴的。条件其实一般,你先适应一下吧。”

叶修稍退一步跟在他后面走着,从右侧的栏杆往下,能看到回字形建筑中间那块空地上各种花草树木。他第一次进蓝雨的宿舍楼,看着还是有些新鲜。

不论是陶轩三赛季时投钱给嘉世建起来的新宿舍楼,还是陈果在上林苑弄的排屋,叶修一路住下来从来也没什么不习惯的地方。九赛季闯过挑战赛之后,媒体大肆报道他在网吧二楼那间小小的储物间,然而更早的时候,他睡过网吧沙发,挤过车斗,躺过公园长椅——他很少在这些问题上挑剔过。


十五岁的叶修从B市出来,那一年他还没有身份证,买了长途车票,和一大群陌生的旅客挤在一辆客车上向下一个站去。长途客车是有床褥的那种,他抱着背包坐在铁架床上,周围好些人都睡了,偶尔能听见有人小声说话。

离家出走这回事,苏沐橙知道,后来陈果和唐柔也知道了。叶修并不以为这是多么值得称道的事,但也不会刻意避讳,多多少少和她们讲过一些比较有意思的经历。

连行李都是顺手拿的叶秋为自己整理的那份,叶修一开始显然也不会有特别完整的规划。他中途辗转过好几个城市,也玩过许多当时推得火热的游戏,最后才在H市落下脚来。

然后就过了十多年。

他作为职业选手去其他战队所在城市打比赛时,时常会听到类似的话——

“来这里的次数应该不多吧?陌生环境是挺辛苦的,有什么不适应,尽管提出来。”

H市于他而言,也曾经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

深夜,十五岁的叶修在长途客车上颠簸,窗帘不拉上的话,街灯会不断从窗外闪过去,树或者电线杆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影子打在人的脸上。除了城市的名字,他对接下来要到达的地方无甚了解,却也并不惧怕。

蓝雨宿舍楼里,他的房间亮起灯,叶修收起房卡,将行李收在房间角落。喻文州站在门口,看他粗略整理一遍生活用品,随口问他:“明天就正式开始?”

五个人分流去各支战队后的日常工作,战队人员基本都已大致明白。叶修的活动规律和蓝雨队员的训练安排牢牢挂上了钩,很多时候甚至会直接待在蓝雨的训练室内,以便和选手进行必要的沟通。他将最后一件衣服挂进衣柜,回头看向喻文州:“没错。从明天起,就要大家一起努力了。”

“难得听你这样说话。”喻文州笑起来,“少天发短信说他马上回来了……除了熟悉环境之外,要不要再重新熟悉一下合作伙伴?”

“咱也是在创造荣耀的历史嘛!”叶修比出一根手指,“一个月的合作伙伴,嗯,合作愉快。”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