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34

烟盒重新回到裤兜里,叶修一只脚站着,另一只脚往裤腿里伸,双手都抓着裤腰往上提。这个姿势挺考验人体平衡能力,他换另一只脚的时候,突然就打了个晃。

手还没撑到墙上借力,先撑到了房间里另一个人身上。韩文清过来当了回人体扶杆,顺手帮他把裤子给提好了。

趁着外头人少,叶修收好自己带来的证件钱包,再度跟着霸图队长从侧门溜了出去。走过昨晚短时间逗留的那条小巷的时候,他脚下没停,却还是忍不住稍稍移转目光去瞅旁边人的脸——真巧,巷道虽然狭窄,但还是能容下两个人并排走路,而被暗中观察的目标,也恰好同时转过了目光。人总是要经常面对这种气氛微妙的巧合,心照不宣的双方又一同顿了顿,继续走路。

走到路口,叶修要打车去机场。等出租车的几分钟,韩文清还站在旁边。墨镜和帽子忠诚地履行着职责,把两个战队队长的脸都挡得很严实,很安全。

第九赛季的夏休,紧接着就是第十个赛季。

他们在这个联盟里的第十年。

叶修又下意识拿指尖去碰嘴唇上的破口,早上洗漱时他特意对着镜子看过,过了一个晚上,印子还是非常明显,隔远了或许还看不出来,凑近一点就不能更扎眼了。他叹口气,不用多想都能猜到过几个小时下了飞机回到兴欣,要面临怎样的询问以及调侃。

这一趟出门太短暂,满打满算一天的相处时间,哪怕还在夏休,也几乎已经快达到两个队长所能抽出闲暇时间的极限。兴欣从挑战赛突围,进入职业圈的前期工作还有很多。叶修歇过那一周之后再度回归繁忙的工作状态,公会日常有伍晨打理,关榕飞过来之后银武的升级和研发工作也轻松了许多,总体而言,兴欣现在所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适应整个联盟职业选手圈的生态。

霸图的日程当然与兴欣不一样。

第九赛季总决赛,折戟沙场,铩羽而归——倒在通往至高王座的最后一级阶梯之上,仿佛古希腊神话里的悲剧式英雄。这样的结果放到戏剧里大约是迎接观众嗟叹以及眼泪,在现实里,唯一的注解却只有失败。听起来惨烈,人还要站着,更加无畏地往前冲。

他们这一次不谈战队,不谈荣耀,单单谈过去一些小事,可能还想想未来。这样的交流仅止于数个小时之内,然后他们将各自回归各自的领地,两个战队,两个城市,数千公里的距离。

谈恋爱或许是两个人的事,但生活中更多的部分,则是为整个世界而敞开的。岁月,年龄,时间,他们都将面对艰难的挑战,下一个赛季,兴欣回到联盟,同时霸图必然再一次扬帆起航。

他们重新站在同一个赛场之上。

叶修走进候机厅,离登机还有半个小时,大厅里成排的座椅上稀稀落落坐着人。他挑了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坐下,靠在椅背上半闭着眼等待。

“打个航班找对象……好像还挺浪漫的?”


飞机在H市降落之后,一切还是原来的节奏。

转会窗开启期间,兴欣不光买下了海无量这个全明星账号卡,还把同为全明星选手的方锐给拐了过来玩转型。这个战队的劣势就在于刚进入联盟,大半成员甚至还是从网游里挖出来的纯新人,然而优势也在于此,因为新,所以多变,所以更有进步的空间。不光是选手自身素质的培养,还有整个团队之间的磨合,一整个夏天里,兴欣从上到下都像是新上过一遍油的齿轮,快速运作契合着。

叶修和韩文清联系的方式照旧只有QQ。他们交流不多,常常一周也只有零星几句话通过网络传递。兴欣在为新赛季的爆发默默积蓄力量,更何况接近背水一战的霸图。第一赛季的叶修,魏琛和韩文清,第二赛季的林敬言和张佳乐,两支战队都快能搞出个荣耀联盟高龄选手茶话会。留给他们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每一场比赛都是对即将走到尽头的职业寿命的无情消耗。冠军只有一个,所有人都向着它奔跑,竭尽全力,要把自身都燃烧殆尽。

常规赛打完第十七轮,新的一年来临。

冬歇期兼全明星周末,兴欣一行人飞抵Q市。

陈果事先订下的酒店离全明星活动的场馆相距不远。当过几次现场观众,老板娘对场馆周边的人流密度有了充分的认识,正是考虑到堵车的可能,才特意选了个即使是步行也花不了十分钟的下榻地点。

霸图主场,主办方当然是一门心思要把重点放到自家选手身上。总有几个数字容易被人们赋予特殊的意义,第十赛季,第十年,韩文清和大漠孤烟。叶修在台下兴欣的战队席位上,隔一段距离望着由半空中降下的角色虚影。虚拟数据组合而成的角色,在荣耀世界里永远不会老去,装备会换,等级会升,可拳法家仍然同多年以前在网游里相遇时一样,还是那张不变的脸。

三天的活动很快就过去了。第一天的新秀挑战,第二天的观众互动,第三天的分组对战,对于叶修而言都不算什么新奇的东西。他无非是从幕后转到了台前,一整个的流程并没有什么不清楚的。观众看这三天活动里各种意外笑料心情畅快,选手们也当是一年一度的集体聚会,叶修露面,在台下选手们聊天交流的时候,受围攻的次数就要多些。大家热热闹闹过这一阵子,过不久就又要回到比赛的紧张节奏中了。

最后一天活动之后,叶修脱队单独活动。他借苏沐橙的手机给某个记得十分清楚的号码发了条短信,就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绕过选手通道熟门熟路跑到了场馆的D号门外。这边出口因为相对比较偏,很少有观众从这儿离场,他在树下抽完了一根烟,等到韩文清出来。

韩文清拎着个运动背包,看样子是队里配发的,霸图的logo不大,但在几个细节的地方特别醒目。叶修把烟头在路边垃圾桶顶上专门的凹槽里摁熄,招呼着霸图队长往街对面走。

“和队里说过了?”他走着路,还半偏过头问韩文清,“可别一会儿变成全队上下找队长啊。”

很短暂的沉默,不知道霸图队长有没有在这一瞬间里联想了一下话语里所描述的那种情况。韩文清把包的一边系带搭到肩上,当个单肩包背着,他回答叶修问题的时候语速比平常快些,“说过了”三个字一晃就过去,叶修差一点没听清。

他们出来时就已经是晚上,整个城市灯火辉煌。连通道路两侧的人行天桥上也缀满了彩灯,大概是为了庆祝新年,营造节日气氛。叶修靠着桥栏杆往下看,不断有车辆疾驰而过,车灯连绵着串作桥下奔腾的光之河流。

稍稍起了风,叶修捂着嘴打了个喷嚏。其实并不冷,他们事先查过这几天的气温,兴欣队里每个人都被监督着穿得异常厚实。

但另一个人的手很快伸了过来。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