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涉江采芙蓉 Chapter 13

间隙性抽搐式复健。

时间线到关山了_(:3J L)_


市井闲汉谈天吃酒,常侃话本里好汉的一身功夫,刀枪棍棒耍出一百八十般花样,招式必得有个名头,便好比开场先自报家门师承,硬是有了个套路规矩——

叶修埋在雪窝子里,静悄悄地拿衣袖擦那把刀。刃口已稍有些卷了,柄也缺了口,被他从外裳上扯的布条反复缠了几圈。

他仍在等。

他已等了五日。

风雪愈更急了,将他整个人团团困住,连头发梢都凝了冰。狼群早散进漫天的雪絮里,如今端看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先前一番且战且息,半点痕迹也不曾留下。

他擦完刀,并不转开视线,只胡乱在身后的雪堆里一扒拉。雪是冷的——然而手竟要更冷些,冰冷的手捂了团冰冷...

[全职高手][韩叶]涉江采芙蓉 Chapter 12

转眼又是一个雨天,叶修坐窗边帮陈大掌柜算一笔帐,雨丝绵绵密密从一截窗框子上滑过去,他一抬头,瞅见院子里头有人撑把伞出来。

伞就是城里头老铺子做的,黑伞面上了桐油,伞柄打磨得没有一根木刺儿。撑伞的是唐柔,他眼下衣食父母的闺中好友,一道住铺子后面。

叶修看她走上桥,另一头来了辆板车。拉车的是个老汉,上年纪了,桥面又有些坡度,一时上不来。这姑娘稍收了伞,拿伞柄轻飘飘一敲车尾,老汉无知无觉在前头使力,吱呀呀的,车子就过了桥心。

他笑一笑,接着拨弄算盘珠子。

前些日子陈果央着那老大夫又给他看过一回,算是拍板盖章他一身伤好了个完全。身上有些武艺,皮肉伤终归是小事,真正称得上麻烦的,还得另说。

斗...

[全职高手][韩叶]涉江采芙蓉 Chapter 11

灶上两口锅,一边烧着鱼,另一边拿去过油的鸡汤细细熬着粥。大夫本来在药铺里偷闲弄些新方子,硬是又被陈果遣人请过来。

床上人虽醒着,一时也起不了身,除却最开头问过一句身处何方——他连嗓音都是哑的,喉管受了损,哪有这么轻易便好——就安安静静地半阖着眼,偶尔目光随着床边人的动作动一动。

大夫来诊了脉,往人身上插几针,跟着来的小学徒找了院子角落,支起炭炉煎药。陈果坐边上看着,人是她拣回来的,现下瞧着总算是挣回来一条命,心里多少有些欢喜。房里人都忙,她坐不了一会儿,起身去倒腾墙边的摆设,从柜子底下拖出上了锁的木头箱子,把先前收进去的物什翻找出来。

针插在身上,得歇一阵再拔。陈果领着老大夫到前厅去喝茶...

[全职高手][韩叶]涉江采芙蓉 Chapter 10

虽未到冬至那一日,外堂的九九消寒图却提早挂上了。周围人家有长到五六岁上的儿女,也纷纷念起了歌谣。再有更小的孩童,被厚袄子裹一团,玉雪可爱的,揽在父兄辈臂膀里坐着,口齿不甚清晰地随着说两句“夜眠如露宿”。偏年纪太小,逢着记不下的时候便要哭,惹得邻里都揣着甜糕来哄。

陈果瞧着天色尚明,提着空桶独自上了河岸。南疆南疆,既得一个南字,即便是到了冬季,向来也不至于冷个彻底。今年这雪下得出奇的早,河面上冻上薄薄一层,过不得人,只看着有些疏朗气象。

她来捉鱼。

河上冰层拿石块一凿就开,陈果放下竿子,自个儿往岸边大块的石头上坐下,既是等鱼上钩,又正好看看对岸是怎样一番情状。

她父亲尚在时,时而做些江湖...

[全职高手][韩叶]涉江采芙蓉 Chapter 9

三次元挺忙的,没太多时间写了(。

酒令形式参考了李绿园的《歧路灯》,诗句分别引自《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宫》,《桃源行》,《代悲白头翁》,《浣溪沙》。

所以千万不要纠结背景时间问题了它就是个不讲理的架空(。


夕阳遥遥嵌在山坳之间,叶秋踉跄着涉过溪水时,居然还能腾出一半思绪去想,难怪话本里总爱写天黄昏,人末路。他身上好几个窟窿,稍微用了伤药,还是止不住血,只能时不时做些打扫来隐住踪迹。

第一支箭他拿却邪挑开了,却挡不住接着来的第二支第三支。打背后来的刀枪弓矢,马惊了,撒开四蹄疯跑,却也算把他给连带着捎出了那一圈子埋伏。

他是顺着一截土坡滑到山阴面的,腿上挨了一刀,皮肉血淋淋地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