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17

……2048误我。



不欢而散。

叶秋叼着烟扣响打火机,塑料壳子捏了一会儿开始发烫。他斜倚在门口看着陶轩拐过先前修理电闸时那一个转角,一级一级踩着楼梯下去了。

香烟一头亮起小小一点红色的火星。叶秋随手把那个街角一块钱买的打火机塞进裤兜,脚下也不动,将就着门口这环境先抽了一口。

以前陶轩也抽烟,他们把苏沐秋的小屋子挤得满满当当,一盒烟散来散去,最后还得赶在苏沐橙放学回来之前开门开窗把一屋子的味道散出去。然而总是要被小姑娘给抓包的。

他缓缓呼出口烟雾,心想完全不碰烟的人当然也有。

韩文清是烦他抽烟的。叶秋被严格管制过半个月,几乎要一根烟掰作两半来省着用,有时候偷偷摸摸藏一根,不出半天就能被再度收缴。他一想就想起第二赛季韩文清干的那一回事,忍不住牙齿又往滤嘴上咬一咬——人总不至于从网线爬过来又掐了他的烟。也还好隔着网线,韩文清猜不到他这时候这点微妙的类似叛逆期的心情,不然多少是又要扔来硬邦邦一句“幼稚”的。

叶秋把一支烟抽到只剩个烟蒂,反手开门关门,重新回到桌子前面那张椅子上待着。韩文清的QQ头像还在右下角坚持不懈闪动着,他漫不经心点开一看,意料之中的两个字。

在叶秋搭着凳子拆保险丝的时候,韩文清还是把对话框里的内容发了出去。

灰暗一片的枫叶头像没有任何反应,他也不在乎,下一刻就选择了下线。训练室里剩下的人已经不多,战队里其他几个选手都在数分钟之前往食堂走了,一排电脑屏幕全是黑的。霸图队长调出这个下午训练统计结果仔细看了看,这赛季霸图技术部对训练用软件又作了改进,有些数据没办法用上一年的记录来直接对比,只能单独进行分析。

身后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他往后看了一眼,张新杰正从座位上站起来,把键盘往里推,大概也是要去解决晚饭。察觉到他的视线,霸图副队长转过脸,对他点了点头,不免就看到了这边电脑桌面上一个打开的文档,密密麻麻打着几排字。

“队长已经和嘉世那边联系过了?”

韩文清嗯了一声,关掉了文档,再关掉那份训练数据报告,点击了关机图标。


根据叶秋提供的免费解说,他第二天顺利到达了嘉世主场比赛场馆。

再过一天才是比赛日,霸图照惯例提前在预订的宾馆安顿好,韩文清一个人先出门去查看场地。他裹着围巾,又戴了墨镜,即使是一路慢慢走过去,居然也没能被认出来——虽然不排除是这副打扮过于慑人的原因。

霸图队长绕到场馆正门外的人行道上,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这回路线和往年不一样,他也特意多走了几圈来确认。这下算是完成了赛前准备最重要的事项之一,他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天色已经不早了,晚饭后队里要最后整理一遍战术布置,韩文清这一加快脚步,在前面拐角处就不免和人撞了个结结实实。

他往后退了一大步,总算是站稳了。碰撞的另一方却没这么好运气,后退的时候不小心一脚踩上角落里灯箱露出来的一根钢筋,脚一滑就摔在了石砖上。

韩文清正要伸手去把人拉起来,哎呦叫了声痛的那边先说话了:“来这么早啊老韩,看来今年准备挺充分嘛。”

地上坐着的可不就是叶秋。

H市冬天比不上北方的低温,然而潮湿,又显得格外冷。韩文清大衣围巾套得严严实实,对比叶秋的薄外套,可就分外不像话了。

这人刚才像是还在抽烟,撞上那一下烟给碰掉了,落在人行道两块地砖的缝隙间。他用鞋尖把烟头彻底碾灭,再从口袋里摸张皱巴巴的纸,隔着把那点碎渣捡起来往旁边垃圾桶丢。

丢完垃圾,叶秋像是才发现韩文清一直定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笑了一下,拍拍衣服上沾的灰,又往前走两步,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到了半臂长短。

韩文清比叶秋要高些,外兼叶秋站得也不那么笔直,这下靠近了能清楚看到他头顶的发旋,有几簇头发不那么听话地往两边翘着。兴许是觉得冷了,他半侧过头去,捂着嘴打了个喷嚏。

下一秒钟,毛茸茸的织物就把他兜头罩住了。

叶秋从还带着人体温度的那条长围巾里把自个儿的脑袋拱出来。他头发被蹭得更乱了,稍长的刘海略微遮了眼睛,又立马被随手拨开。

围巾两头还在对面人手头握着,韩文清手环过他脖子,把围巾再绕上一圈,还十分自然地给打了个结。

在这整个过程里,叶秋一直稍稍仰起头放任对方动作。韩文清低头折腾末端那个结的时候,头发从他侧颈不经意地扫过。和这个人本身一样,霸图队长连头发都要偏硬一些,剪得短短的头发茬子弄得叶秋有些痒,忍不住要笑。好不容易把笑声憋回嗓子深处,韩文清一松手,退回到半臂的距离去。

“既然知道冷,”他冷哼一声,上下打量着叶秋身上那件一看就不那么暖和的外套,语气也变得冷起来,“是想赶在比赛前冻死自己?”

韩文清表情再吓人,照旧没能吓到叶秋。他扯了扯围巾,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怎么可能。”

“说好的再见,今年就好好看着我把你们一个个全都揍趴下吧,可不要太害怕。”


他们错开身,各自往各自的方向走去。

韩文清把大衣的纽扣扣到最上面一粒,终于阻止了冷风往脖子里灌这一行径。在他背后,裹着长围巾的叶秋慢悠悠地拐过了又一个拐角,这回没人来撞,他的身影很顺利就消失了。

距离比赛已经不到一天时间。

叶秋回到嘉世俱乐部的时候,正碰上苏沐橙在门口堵他,手头热水药片一样不缺。

他这回出门太急,衣服都只是随便抓了件套上,偏偏还是训练时间,其他队友缓过神拦人也没拦下,就这么放他在外面跑了一圈。他自己知道利害,明天就是正式比赛了,这要是闹出什么病来,实在不好做,接过药皱着眉灌了下去。

苏沐橙有点好奇地看了眼他脖子上一圈两圈捂得严实的围巾,问:“场馆那边的问题解决了?”

叶秋咕咚一口水咽下去,把杯子顺手放在旁边桌子上,点点头。

第二天的比赛到底是个重要事项,场馆工作人员发现什么故障,第一时间就要往俱乐部这边报告。关于游戏方面的事,他这个队长出去跑一趟确认倒是十分应该的,只是没想到正好能碰上韩文清。

这也……太巧了。

他目光一转,看到走廊上一个年轻队员急匆匆走过去,把人给叫住了:“麻烦通知队里其他人,就说七点半集合讨论一下明天可能的情况。”话说一半顿了顿,又接着说,“刘皓,你也来一下。”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