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周叶]逐流 Chapter 2

唔有人还记得这个坑么……

觉得多半没人记得了所以放个第一章链接http://monoceros.lofter.com/post/22c6eb_b0bbe0

本质就是没头没尾的流水账啦



七.


进了四月,天气愈要暖起来,只是雨下得频繁,打在竹叶间簌簌地响。周泽楷雨天并不怎么出门,在家却也没什么事可做,干脆收拾起书架。

那一整面墙的架子顿时就空了,所有的书都从上面撤下来,在地上一堆一堆地摞着。龙湿淋淋地从窗户进来,落地变成个湿淋淋的人,周泽楷原本翻着书,这下又连忙站起来要把人推进浴室。

叶修没顺着主人家的意思,摇了摇头,水汽沿着发梢浮起,一转眼那些发丝里衣摆间丰沛的雨水便消失了,他从头到脚清清爽爽,最后一滴来不及逃离的水珠从睫毛上坠下来。

他们一齐坐在书的簇拥里。梅雨季节,空气要格外的潮湿些,这些或新或旧的纸张若不好好伺候着,便要发黄生霉了。周泽楷从旁边一摞最顶端取一册下来,翻几页,书页里落下张红叶的书签,脉络分明,颜色却不如先前鲜亮了。叶修一只手拈着细细看叶脉生长的形状,他手生得极好看,即便随手拈一片陈旧的红叶,也能让人去想那些春风柳枝一类的词汇。

龙将红叶压平了,重新夹进书里。那是本线装的诗集,他合上书页,仿佛合上了一段久远的记忆。


八.


他知道自己在梦中。

人类的梦境多半与白日经历关联,比如日间游园,嬉笑,夜里兴许还沉迷于花色绚烂;再比如听闻怪谈,连梦里也一路奔逃着——

然而周泽楷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云端穿行。

上小学的时候,作业里总有这样的造句:“天上的白云好像棉花糖。”他浮在云上,云是柔软的,像是新弹过的棉絮,却并非糖果那样甜腻的味道。云将他轻柔又稳妥地托着,风从更遥远的地方吹过来,夹杂着熟悉的气息。

他再睁一睁眼,洁白的云絮潮水一般消退了,而他从云端坠落下来,一直往下,往下,落入人世的黑夜里。四周的景象组合成他的房间,竹影摇曳着,透过窗打在对面墙上。

叶修安静地躺在身边,黑发在枕头上曲折地散开来。他闭着眼睛,呼吸又长又缓,胸膛难以觉察地微微起伏着。

周泽楷悄悄凑过去,在睡着的龙颈间嗅到了同样的气味。

雨水,青草,岩石和不知名的花朵。


九.


周泽楷没有向龙提起那个梦。

天明他们继续整理起满满一地的书册,抚平折角,擦拭灰尘。周泽楷翻到大约是少年时买的鬼怪话本,似乎有段时间,学校里流行起这样的奇诡故事来。叶修见他看得入神,要来翻了几页,噗嗤一声笑出声,塞回主人手里:“小周原来也喜欢看这些?”

并不是什么尴尬不愿提的旧事,周泽楷却呐呐说不出话来。

说来奇怪,他原本虽不是全然不信鬼神,却也多少怀着些传说现实两不相干的心思。突然地有一天,传说中的龙便造访了他竹林边上的小院子。

叶修并非鬼怪,亦非现实之物。龙腾于九霄,潜于深渊,呼啸风雷,裹挟云雨——而这个时候,他像是普通的人类,穿着家常的衣裳坐在地板上,盘着腿,一本书摊开在膝间。窗外仍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桌边铁皮炉子上煮着茶,再寻常不过的人间烟火。

他们拿椅子垫着脚,把整理好的一些书籍搁到最高那层书架上去。

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周泽楷蹲在地上,从书堆里一张张拣出来。是他从小到大的一些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家里人夹进了书里。


十.


看这些照片的时候,他们一直头靠着头。

最早的一张像是周泽楷刚满月的时候,丁点大的小家伙,裹在层层襁褓里睡着。

然后渐渐就大了些,会抓着栏杆踉踉跄跄地走了,照片里还有只女人的手,温柔地把他另一只手拢在掌中。

之后是四五岁,在动物园和长颈鹿的合影。还有小学春游之前,系着红领巾背着小书包,站在家门口挥手。还有中学运动会,穿着红白运动服的少年在跑道边活动脚腕。

照片一张张翻过去,照片里的周泽楷渐渐成长,孩童特有的圆润脸颊消下去,转而变作了少年人的清秀,再之后成为了青年,照片外的周泽楷与照片里的周泽楷对视着,露出一模一样的有些羞涩又格外好看的笑容来。

叶修的手还覆在照片的边缘上。

“小小周和小周。”他眨了下眼睛,笑着说。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