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7

等他们一前一后绕到场馆侧门,嘉世副队正站在门口接电话。

“……嗯,好的,我们会尽快回来。”

吴雪峰将屏幕暗下来的手机放回随身的小包里,转过身来。兴许是不曾预想到霸图和嘉世的两名队长会一齐出现在这里,脸上表情有一瞬间的讶异,又很快恢复到往常的温和。

“韩队好。”他冲着韩文清点了点头,再把视线投向叶秋,“队长,老板刚才已经打电话过来催了,要我们赶快回嘉世配合下一步的宣传工作。再过十分钟,预定的车会直接送我们去机场。”      

言外之意,不外乎要这位老在媒体面前上演真人脱逃节目的队长别再跑去其他地方,免得误了车程。

叶秋哎了一声,说:“体育馆也不卖烟,十分钟连走到外面小卖部的时间都不够……”他翻了翻衣兜裤兜,连吴雪峰衣兜都顺便翻了翻,试图找出遗漏的哪怕半支烟来,最终还是没有半分成果可言。

吴雪峰举着手让叶秋翻完,再放下来顺手把他头发揉成一团乱。那边嘉世一行人都排着队站路口等车,招着手要这边两个带队的过去,叶秋就顶着个鸟窝头走开了,连再见都没说,反而再提醒了句记得还他的烟。


确实用不着特意说再见。

夏休期开始刚一个星期,霸图选手回家的回家旅游的旅游,韩文清一个人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晃了一圈,心想自己要不要也收拾点东西回家里住上两天。偏偏这时候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他盯着看了五秒钟,最后还是按了接听键。

叶秋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来,还间杂着车辆鸣笛的伴奏:“我在你们俱乐部街对面……”

都没来得及思考本该远在H市的叶秋怎么会又跑到了Q市,韩文清握着手机门一摔就跑出了俱乐部大门。大晴天,门外阳光无比地晃眼,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他站在人行道边上四处望了好一阵,听见有人远远地叫他。

“……喂!老——韩——!”

斜对面小卖部旁边站着个叶秋,报纸卷成筒,像是喇叭一样凑在嘴边,发现韩文清把脸转了过来,他一把抓着报纸挥了挥。

正好人行指示灯的绿灯亮了,韩文清跟着人流过了街。叶秋脚边放着个背包,手里除了报纸还捏了一包烟,几块钱一包的杂牌子,正和老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觉察到老板脸色一僵,他立马回头,韩文清已经走到了身后。

正主一来,就不必继续在这儿打发时间了,叶秋问韩文清要了零钱和老板付了烟钱,报纸钱,以及打电话的钱,拖着背包跟在人后面从侧门进了霸图俱乐部。

不光选手走得七七八八,工作人员也大多放假了,他们一路到了宿舍门口,也没碰上几个人,叶秋预想里的被半途拦下查户口之类的意外完全不曾发生。韩文清掏钥匙开门的时候,他就在走廊里转了几圈。

霸图宿舍是很平常的一条走廊两边各自一排房间的构造,韩文清的房间在楼梯口出来大约十米开外的位置,挂着名牌也不担心找错,叶秋左右一望,又看见好几个熟悉的霸图战队里选手的名牌。

咔嚓一声,韩文清按亮了房间里的灯。


叶秋大老远坐着火车过来,还是硬座,身上T恤都给揉得皱巴巴的。韩文清把人赶进了浴室,再另找了干净的换洗衣服丢进去,坐回到床边思考起这场过于突如其来的造访的原因。

两个人的来往并不频繁,除了早年在网游里的交集外,就只有两个赛季几场比赛里在场上相遇,满打满算,确实比一面之缘要超出些,却怎么也到不了千里投奔的地步——

他一抬头,叶秋顶着毛巾踩着备用拖鞋从浴室里出来了。

叶秋穿着韩文清刚才找出来的运动背心和短裤,大概裤腰实在大了些,他不知从哪儿摸了个别针给别上了。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也没其他坐的地方,韩文清往一头挪了挪让他坐下,看他头发湿漉漉还在滴着水,刚换上的衣服又要弄得透湿,忍无可忍抓过毛巾用力揉了一通。

“嘶……轻点。”头发卷在毛巾里被扯掉几根,叶秋叫了声痛,倒是没直接甩头兼甩掉韩文清的手。他拿脚把背包勾过来,从最里面那个小包里摸出好几张账号卡,在韩文清眼前晃了晃,说:“送上门的PK,要不要?”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跳过极其明显的缓兵之计直击重点:“你出了什么事,以及为什么来霸图,先说清楚。”

这无论怎样总之一定要先逼供的架势一摆出来,叶秋就没再继续顾左右而言他。

第二个赛季结束,联盟的公众影响力又有大幅增长,二连冠的嘉世自然得到了数量更为庞大的媒体关注。嘉世的注资者陶轩在总决赛后通过副队长向叶秋传达的消息,就已经预示着这个夏休期的繁忙。

那天嘉世战队选手连夜回到俱乐部,还没来得及休息,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场规模较之去年扩大不少的记者发布会。作为嘉世队长与战斗核心,叶秋要避开这场发布会已经实属不易,更何况紧跟其后还有一系列商业开发方面的事务。部分企业寻找代言人的意向,为联盟和职业选手的商业化提供了新思路,其中蕴含的巨大利益市场,叶秋既能看得一清二楚,作为商人的俱乐部老板,自然会更加注重这一方面。

然而叶秋并不打算接受代言合同。

他盘着腿坐在韩文清床上喝水,另一只手拿着张账号卡转着玩:“就算说服了老陶,企业那边还是天天上门来洽谈……在训练室总被打扰,实在是太耽误时间。”账号卡转一圈,他停了停,又接着说,“不过这么一来,以后比赛会越来越正规吧,说不定很快就要有新的战队和更多新人加入联盟了。感觉真的可以再打十年呢。”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