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6

昨晚看春晚去了,没写完……今天写够一章贴掉(。

新年快乐各位。



结果韩文清在洗手间里撞上叶秋。

刚还在场上拼出你死我活的对手此刻正躲在门背后抽烟,灯只开了一盏,光线有些暗,衬得烟头一星火光异常明亮。

而叶秋半张脸就自然而然隐进阴影里了。

第二赛季刚开始,几个战队就纷纷在联盟官方的倡导鼓励下找了厂家定制队服,以“在公众面前形成一个团结统一的良好形象”。

霸图这边听老板说是找了熟人的工作室来设计,最后到手一看,也就一深色系的运动服,一整个战队装备起来走到场馆里和对手见面问好,乍一看还以为到了中小学生运动会入场式现场——“秋风送爽,丹桂飘香,运动场上彩旗飘扬。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荣耀职业联盟霸图战队,选手们斗志昂扬,朝气蓬勃……”

换成嘉世那边,也不知道谁定下的配色款式,成品就连性格一贯温和的副队长也难以昧着良心说一声好。叶秋那套似乎尺寸还给错了,足足大了两个码,185的号。衣服到手的第一个晚上,职业选手群差点被他和蓝雨队长前仆后继的吐槽刷爆。

这时候叶秋当然就没继续穿着他那大了两个码的队服外套。

他裤子还是队服那一条,裤脚兴许是找裁缝改过,总算没长到扫地,可裤腿还是肥,人像杵在麻布袋里,加上这一抽烟一低头的效果,精气神一点不见。

听到韩文清叫他,叶秋抬起眼睛。

他像是还未完全从场上那种状态脱离,眼神又锐又亮,只这一瞬,就又和那一杆却邪叱咤无双的战斗法师重合上了。

“恭喜你们。”

韩文清伸出手来。


赛后两队握手环节,叶秋依旧缺席。

台上灯光明亮,韩文清在那光亮里望着比去年宽阔不少的比赛场馆,以及更为充实的观众席。有人高高举起“嘉世不败”的长条幅。尖叫,欢呼,胜利的余韵,然而率领那支队伍继续盘踞王座之上,将霸图夺冠的希望毫不留情斩落的那个人,却不在他理应站在的那个位置上。

又一个夏天。

叶秋叼着烟,空出手来轻轻碰了碰韩文清的手指:“怎么,这么执着于补上之前漏掉的这个程序?”

兴许是场馆冷气足到过头了,叶秋身上又只穿了件短袖T恤,相接触的那一小片皮肤传来的温度有些低。韩文清只是稍稍一转头,就看到门把手上挂着的外套——“倒不是因为这种原因。”

他把外套扔到叶秋怀里,随手抽走了对方嘴里的烟。

烟已经燃了一半,不知道叶秋到底在这种地方躲了多久了,滤嘴上还有大概是不经意时咬出的齿痕。韩文清将就着旁边的洗手台摁灭了烟,转手丢进了垃圾桶。

这一套速度实在快了些,等叶秋反应过来,也只能抱着那件队服外套叹了口气:“我说老韩,输了比赛也不能这么小心眼,这可是我兜里最后一根烟了。”

“少废话。”韩文清瞪过去,“赶紧把衣服穿上,嘉世那边过会儿也该来找人了吧。”

叶秋啧了一声,慢吞吞把一边衣袖套在胳膊上,另一只手伸到背后有些艰难地去够滑落的剩下那一边。拉链好像卡住了,扯了两下没能扯动,他就干脆没去管,敞着外套走到了门外。

韩文清在裤兜里摸出手机,按亮看了下屏幕。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信息,看来他这一趟花的时间还不多,没到队里要找人的地步,然而叶秋躲了这么久,就算早已习惯了他这作风,嘉世也该急了吧。

“你们副队没打电话让你归队?”

半步距离外蹭着墙走路的人回过头,翻衣兜给他看:“我不用手机。雪峰有说过集合地点,我本来还打算抽完烟再过去。”说到这里他又非常遗憾似的叹起气来,“老韩你欠我的烟下回记得要还。”


叶秋抽烟这回事,韩文清早就知道,只是不清楚他烟瘾这两年里到底重到了什么地步。

网游时期那两次被揍翻在地之后,一叶之秋这个账号背后操纵者的信誉度一度在韩文清的观感里降到了零。后来他带着公会小队抢副本记录,抢野外boss,又接二连三撞上这位给他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的战斗法师,见面即开打,打过无数回,互有胜负,然后有一天对话框里又跳出了一叶之秋关于一起下副本的邀请。

而他还偏偏真去下了那一趟本。

大漠孤烟修完装备一路跑到副本门口时,距离一叶之秋发出消息的时间不多不少正好过了十分钟。一见到他这个ID从人山人海里艰难挤过来,对方立马就丢来一个组队邀请。

韩文清顺手点了同意,进队一看,除了那个见惯了的战斗法师,还有一个术士,一个驱魔师,一个神枪手,加上他,正好一个五人本的量。

“不要治疗?”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问拉他组队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下意识就先打了这么一句话。

耳机里有点遥远地传来两声试麦似的咳嗽,紧接着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了:“5人暴力输出组,一波流,怎么?”刺啦啦又一阵电流杂音,韩文清调了调音量,就听见那边继续说着:“……跟着哥的攻略走。咱这组合,没必要带治疗。”

声音在漫长距离的传输里有些变调和失真,听起来很是年轻,却又难以说出个确切年纪。


暴力碾压的刷本方式。

按着一叶之秋一路在队内频道里的招呼,清完几波小怪之后又再接再励,轻松推过了第一个阶段BOSS的关口。即使对这个账号背后操纵者的印象仍然在水平值以下,韩文清也不得不承认,刚才几分钟里,这家伙的指挥还说得上靠谱。从进本到推掉刚才这个boss为止的耗时他稍稍分神算过,比公会精英分队要足足省了三分钟,要是保持这个速度一直清完副本,新纪录将会是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字。

然而耳机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了,韩文清等了两分钟,依然丝毫动静都不见。

待机等待指令的术士骂了句靠,说一叶之秋这小子铁定是挂机一边玩去了,叫着神枪手的ID要他交代具体动向,结果他一串话拖得太长,没等到神枪答话,一叶之秋的声音又出现了。

“啧啧啧你这急什么,抽根烟的功夫,纪录又跑不掉。没定力啊,难怪每次摸装备都黑手。”没留给对方反击的时间,他再次吆喝起来,“大家做好准备啊,放弃治疗小分队开工!”

天天泡在游戏上,抽烟似乎也不是什么稀罕事。韩文清打出一套连击,一边还能抽空去仔细听听一叶之秋发言以及发言间隙里各种声音。咔哒是打火机按响,有点含糊的说话声是嘴里还叼着烟,很细微的摩擦声是在弹落烟灰,哐啷一声——大概是烟灰缸一不小心被胳膊肘撞到地上了。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