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3

叶修当然不是那种会乖乖赴约的人。

信息轰炸是有些烦,不去在意那个对话框就成。他替下苏沐秋的位置,拉着一叶之秋直接跳了副本,刷起基础材料来。最近苏沐秋在搞自制银武的研究,在材料方面完全就是个无底洞,只进不出的。好在多少能出些副产品,女性玩家喜欢的头饰之类,攒一攒去拍卖,赚点小钱总算是扯平了。

眼下这个副本在过去的两周里已经清了无数遍,叶修几乎闭着眼都能走完流程。单刷就算输出不太够,也没花太多时间,很快就推掉了最后一个boss。他捡完掉的材料和装备,连属性也没多看,就传送回了副本门口。

然后他就撞上了某个并不太想见到的人。

拳法家站在几个身位格外,正面对着他。游戏角色面部表情细化还不够到位,一叶之秋的视角里,那张系统设定的脸平平板板,却意外地让叶修有了种被网络另一端某个不知面目的人凝视的感觉。

这必然算不上什么能让人觉得愉悦的感受。

叶修伸手摸外套口袋里的烟盒,被旁边拿张纸算着新银武数据的苏沐秋给瞪了眼——苏沐橙还坐房间另一边写作业。

于是那只手伸到一半,硬生生转个弯,在桌上塑料盒子里摸了块糖扔嘴里含着了。浓郁的柑橘味道在舌尖上蔓延开来,叶修懒洋洋按着技能键。

一叶之秋直接给对面来了个龙牙。


这是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两个荣耀顶级账号最初的碰撞。


而等到韩文清终于见到那个战斗法师背后的操作者的时候,荣耀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

职业联盟建立了。

有人通过游戏里公会会长的渠道找上门来,询问他对于职业化的想法。说起来这人其实也是游戏里见过的,聊起来也挺轻松,渐渐就从最开始加入战队的意向转移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上面。这时候电子竞技的受众还只限于小部分年轻人,在社会上更为广阔的人群里,游戏仍是精神毒品一般的存在。荣耀运行三年,虽说形成了一定的用户群,职业选手的未来,仍然隐于云雾里,若隐若现看不清楚。

韩文清正是从高中毕业的年龄,而依循惯例进入大学,无论从哪个角度,似乎都要比作为职业选手,近乎孤注一掷的选项要可靠得多。

父母尊重他的意见,这大概是唯一可贵之处。

最后韩文清选择了霸图。

联盟第一年,这个战队距离未来那个顶尖豪门之一的存在,还十分遥远。老板开不起千万的工资,这个价格在这个年头当然也更像是说笑。打联盟的比赛的同时,他们还辗转于几个城市之间,打其他大大小小正规和不正规的比赛,有时能有些进项,队里有队员拿到发下来的钱,不算多,却还是激动地和家里打了足足半小时电话。

联盟第一个赛季走到一半,战队慢慢开始有了其他赞助。

而霸图走得顺畅,势如破竹闯进了八强。


半决赛里,拳法家再一次与战斗法师对峙。

那两次不设防状态下被打成僵直再之后角色死亡的经历,韩文清无疑是相当记忆深刻的。荣耀的地图,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两个名声越来越大的角色,要相遇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一叶之秋最终都还是没进那个竞技场房间,他们的战斗地点更多地转移到野外地图。

而现在,他们终于在场上相逢。

团队赛里,嘉世率先用一个剑客号兑掉了霸图的治疗,除却两个队长,其余的角色逐一在混战中倒下,最后只余两个角色在场上的时候,大漠孤烟剩余血量11%,一叶之秋15%。

都已经是安全线以下的血量。

地图是沙河祭坛,茫茫沙丘里坍塌的巨大石台上,一叶之秋扬起战矛。

龙牙。

大漠孤烟开启了霸体,径直冲向祭坛的顶端。两个角色的血量都在疯狂的下跌,相互纠缠着从风化的祭坛边缘坠落而下,砸进漫天的沙尘里。

一叶之秋脚下还踩着无属性的炫纹,斗者意志状态下的战斗法师,攻速和移动速度都有了极大的增长。双方都血线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或许采取游击战术是个不错的主意,然而韩文清操纵着大漠孤烟,再一次地正面突击而上。


屏幕画面转为了黑白。

韩文清松开鼠标,第一年的夏天,已经来临了。

战斗法师在他近身的时候借机打出了连突,意料之中的出血效果。尽管拳法家的冲拳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值,最后倒下的仍然是大漠孤烟。一叶之秋站在黄昏落日的背景色里,隔着屏幕沉默地看过来。

他用力地捏了一下拳头。

赛后是惯例的双方战队联谊时间。说是联谊,其实只是联盟初始,希望各大战队尽早彼此熟悉,以构建更完备体系的方式之一。韩文清在这一批开荒的职业选手里,算是年轻的,偏偏又担着个一队之长的头衔和责任,被推到最前头去和对方打交道。

嘉世出面的是副队长吴雪峰,之前场上用的一个气功师账号,韩文清记得叫气冲云水的。这时候看见真人,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说话温和,交流起来毫不费力,只是难免让人去疑惑他们队长的去向。

韩文清就直接问了。

“一叶之秋呢?”

吴雪峰稍稍愣了下,看着面前霸图的少年队长,笑了笑:“队长有些私事,先出去了。”

当然不是这种理由。

账号角色走的一往无前的风格,韩文清在现实里也没缺过判断人事的脑子。他拿那张板着的脸对着吴雪峰,聊了两句今天团队赛的情况,心里却一直转着最后黄沙之中那场残血的对决。后来天色实在暗下来了,嘉世要赶客车回H市去,韩文清带着几个队员送人到场馆大门口,一出门,看到个人靠在外面树干上抽烟。

吴雪峰先笑起来,从裤兜里抽出手招了招,说:“喂,走了。”

于是那个人慢吞吞走过来。走近了借着门口灯光一看,还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像是正抽条营养不太能跟上,套在宽松的外套里简直要在风里晃荡。

他叼着烟,看着这边好些人,把烟抽出来两根指头掐着,一转头就正对上了韩文清。

“唔……大漠孤烟?”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