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乔叶]风与悠远森林的密语 Chapter 3

破损的泥偶。

枯萎的花。

不合身的旧衣服。

与记忆有关的东西,全部堆在一张脏兮兮的粗布上。乔一帆揪起死角打了个死结,然后把一整个大包挪到了墙角。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站起身环视着空荡荡的屋子。墙角的水罐已经见底了,盛满了清水的几个木筒捆在一起,和着些新摘下来的果实和植物根茎半掩在另一个包裹里。

在阳之月再一次升起之时,他就要离开这个村落了。


距离他见到那名荒野来客的那个夜晚已过去了七个昼夜,从睡眠中苏醒的乔一帆,并没有再一次在村中遇见那只黄白色的成年雄猫。而那之后,村子里的氛围一日比一日沉重起来,年轻的猫们开始躁动不安。

甄选战士的最终时刻已经来临。

乔一帆继续在阳之月初升时前往村外森林中采摘果实,直到阴之月升上树梢,才背着筐子回到那间狭小的树屋中。极少数几次撞见另几只年轻的猫,倒是从他们三言两语中知道了好友曾来寻找自己的消息。

又一个傍晚,乔一帆背着沉重的筐子推开小屋的门。他取出道标之叶轻轻放进桌上的小碟里,借着生起的微光收拾起桌面的杂物。

虚掩的门口传来轻微的响声,乔一帆耳朵抖了抖,走到门边,却没打开门。

那一线缝隙里,红棕色斑纹的尾巴摇晃着。那声音,想必也是脚步落在屋前落叶上的响动吧。

他背对着门坐下,背靠在那扇并不那么牢固的木门上。这时候已经入夜,周围一片寂静,更遥远的地方依稀有鸟叫,很快也停了。

隔着一扇门,他们什么都没说。


在阳之月升起之前,乔一帆带着包裹离开了微草。

他并不熟悉微草以外的世界,祇沙之上或许有其他的村落能容留他这样外来的猫,或许在一个普通的,远离战斗的村子里栖息下来——

头顶依旧是遮蔽天日的苍翠枝叶。森林里难以辨别方向,他一路走着,一路用指甲沿途做下标记。包裹里盛水的木筒倒空了,再在夜里盛满露水。

木筒再一次盛满时,他遇见了陌生的猫。

一只雌猫。

在微草那样由战士组成的村落里,雌性是很罕见的存在,乔一帆所见过的,也不超过五个指头的数量。

这是他第一次,独自地,见到年轻而陌生的雌猫。

应当是一样的猫。但是却不同于微草那些共同接受着战斗训练的曾经的同伴,面前这只有着纯白毛发的雌猫,仅从外表上,就呈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娇柔感,四肢纤细,怀抱着盛放了鲜艳果实的藤编篮子,连透着惊讶的眼神,都是柔软的。

灰猫踏入了雌猫居住的村庄。

从外观方面而言,这个村子和微草并无多少区别。似乎是随意搭建而成的小型棚屋,四处散落着看不出什么特定的规律。被灌木从分割出的小路上有更多的陌生的猫行走着,投过来复杂而不知意味的目光。

这个夜晚乔一帆歇在村落一间空余的棚屋里。

棚屋角落放置着水罐,和他过去的习惯一模一样。水罐下压着些黑色的碎布条,上面粘了几丝白色的毛发,大概是上一个住客遗留的痕迹吧。

他坐在整整齐齐的床上,慢慢整理着毛发,不知为何而难以入眠。屋子里有种怪异的气息,虽然仔细找寻过,却没发现任何异样。

最后他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梦见了火焰,赤红的河流和泥沙。

灰猫在极端的燥热中醒来,手背撞上棚屋一面墙,滚烫的温度烧灼着皮肤。他在一片黑暗里撞向门的方向,却撞进了烟雾与灰烬。湿润的木柴焚烧时总有大片的浓烟,乔一帆呛咳着,高热席卷而来,让他尾巴尖上的绒毛开始蜷曲。

他后退几步,而床下突然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脚腕。一个用力,乔一帆就整个跟着滚到了床下,紧接着向更深的地方坠下去。一眨眼他脚下换成了松软的湿泥地,而周围是坑坑洼洼的泥土壁面。

一件有点破破烂烂的黑色斗篷正对着他,耳朵尖上带了一簇棕黄的成年雄猫脖子上用皮革扭成的系带挂着个透明的罐子,一只手在唇边比了个示意安静的手势——“嘘。”

罐子里盛了水,道标之叶漂浮着,借着这一线光,乔一帆跟在叶修身后沿着地面之下那条通道迅速地离开。通道似乎挖得有些仓促,狭窄而歪歪扭扭,只能弯下腰以爬行的姿势通过。那条蓬松的大尾巴在行进中偶尔会扫过乔一帆面前,毛茸茸的触感让他小声地打着喷嚏。

回到地上没有耗去他们太多时间。乔一帆撑着两侧地面将自己从泥洞里拔出来,一眼就望见黑夜里村落边缘燃起的火。

棚屋被大量的木柴包裹着,像是大型的火炬。白日里在村中见过一面的那些村民齐齐围在火焰周围,以一种十分古怪的节奏扭动着身躯,影子在火光里变得怪诞扭曲。隔着一段距离,他并不能辨认出邀请他来到村中进行短暂的居留的雌猫究竟是哪一条影子的主人。

“嘿,原来这就是老大你说的献祭啊。”

头顶纵横的树枝间突兀传出声音。乔一帆瞬间抬起头,只看到一个影子从巨树斜过来的一条枝干上翻越而过,轻巧地落下来。和叶修类似式样的大斗篷,兜帽拉低了遮住半张脸,后腰上黑色布料紧紧缠出一大块凸出的形状。

黄白猫倒是完全不惊讶的表情,他转过脸,点了点头。乔一帆分不清这个动作的对象到底是自己,还是新出现的披着斗篷的猫,只是听着叶修说话。

“的确是献祭。”叶修朝乔一帆看过来一眼,笑了笑,说,“小乔有听说过吗?”


魔物阴影所笼罩的村落。

被要求奉上活祭品来延续生机。

最初是在村落之中进行选择,将年老的猫绑缚上木柱,点燃木柴堆,而在烈火与祭品的哀哭之中祈求魔物的宽恕。

而后是独自居住的猫。

体弱的猫。

染病的猫。

最后,以年轻雌猫为饵引诱的外来者。

棚屋在烈火中坍塌,变作一地焦灰。夜晚起了风,那些灰土就卷在风里再扬扬洒洒落下来,覆在村落每一寸地面,阴之月冷色的光辉下,像是下着黑灰色的雪。而深红色的,头顶有着与猫不同的尖锐突起的巨大影子在灰雪中渐渐凸显而出。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