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乔叶]风与悠远森林的密语 chapter 1

Lamento背景,离写完还早先扔一小段在这里存着……

游戏打了太久了很多东西记不清不知道有多少bug(。



密林里有一束阳光投射而下。

被层层树叶遮挡之后透下的光无比微弱,然而对于这片向来不见天日的森林,那一丝缕光线也十分稀罕了。

乔一帆背着藤条编织的筐子跨过又一条横出湿润的泥土地,高高凸出在落叶层之上的巨大树根。今天的采集工作尚未完成,而惯例的夜晚时段即将来临。

他抬头向上看了一眼,灵巧地跃上低枝,将那一串已经成熟的果子采摘下来,扔到背上的筐里。

乔一帆是一只灰色的猫。

他寄居的村落名叫微草,是个隐没于沼泽与森林之中的小村庄。食物丰富,气候温和,有许多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猫也生活在这里——

然而乔一帆觉得他大概不得不离开了。

这是一个战士聚居而形成的村落,无法成为合格战士的猫,是没有资格继续留在这里的。

他顺着树干滑下来,靴子踩在柔软的落叶堆里发出零碎的声响。背上的筐子很沉,然而对于不可测的未来的那份迷茫感更大程度地占据了他的思考,以至于在这条走了无数遍,已经相当熟悉的小道上,他直直撞上了横在面前的一根树枝。

“好疼……”年轻的猫一只手捂住了额头。刚才因慌忙中的后退而导致的摔倒让筐子整个倾在了地上,圆滚滚的果子骨碌碌滚了一地,他甩甩紧急间撑在地面而有些扭到的另一只手,连忙爬起来收拾筐子。

有个果子滚得太远了。

乔一帆把筐子重新甩到背上,向密林深处小跑几步,那个鲜红的果实停在了树根边上,枯黄落叶的衬底上显得分外好看。

一只手伸过来拾起了它。


村子里很少有陌生的猫出现。毕竟是战士生活的村落,不熟悉的猫的气味,总会让某些年轻而躁动的猫生活不那么平静。乔一帆在微草生活的这些年,认识的猫自然而然地也只限于村子里这些。

那只手是从粗壮的树干背后伸出来的。随之探出来一颗脑袋,毛发是雪白的颜色,耳朵尖上缀着点棕黄。靠坐在树下的猫看见呆呆站在不远处的乔一帆,还很亲切自然地摆摆手打了个招呼:“晚上好啊,你是住在这附近的猫吗?”

那颗果子就被他捏在手里,不时抛起来又接住,乔一帆眼神忍不住就栓在果子上面了,随着它一上一下头也一点一点。很快那抹鲜红色就停止不动了,陌生的猫将果子抛过来,刚好越过乔一帆的头顶落到背后的筐子里。

年轻的灰猫瞬间回过神来,重新打量了一下只不过挪了个位置,依然懒洋洋靠在树上的那只猫。他穿着黑色的斗篷,肩上搭了个不大的包裹,尾巴甩到身前来,末端也有一抹棕黄色。和他灰色的细尾巴不一样,这只猫的尾巴要更蓬松也要更长一点,想必是继承了大型种的血统吧。

即使一直居住在微草这个村落里,某种大概能称之为直觉的东西也一直在提醒着乔一帆——

小心。

他和你们是不同的。


他很快就知道了,这是一只来自荒野的猫。


这片大陆实在是太过于广袤,许许多多的猫生活在这里,其中的绝大多数,一生都不会有相遇的可能。

大大小小的由猫组成的村落,像是夜空中的星星一样,杂乱散布着。从“二杖”那里继承而来的知识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流失残缺,然而存留的记载也已经足够让猫们生存,繁衍,修建房屋,烹煮食物。微草最早就是由一批决定在森林中定居的战士建立,像其他的村子一样,不同花色的猫搭起自己的棚屋,每日捕猎,稍微有些不同的,也就只在于这里的居民,都必须是精锐的战士。

而诸如此类的村子,乔一帆在接受村里的长者授课时也听说过还有好多。生活在这样的村子里的猫,和那些普通的村落里的猫,多少还是存在着区别。

眼前的黄白猫既不同于和平生活着的猫,也不同于他们这些在战士之中成长起来的年轻的猫。

光线黯淡的坏境下,黄白猫的瞳孔放大了,眼睛圆溜溜的,乍一看很是安静无害。但是不知道是从他的笑容,还是抛扔果子的动作,再或者尾巴甩动的力度里,乔一帆总看出些不太平常的东西。那是与普通的安宁生活无关的,充斥着危险与诡变的气息。

荒野之上,有盗匪,野兽,还有居无定所彼此厮杀的流浪的猫。

最后一缕阳光也从树叶缝隙间消失了。

黄白猫抬头望望头上层层叠叠的厚实枝叶,把包裹从肩上拖下来松垮垮拎在手里,笑着对乔一帆说:“这附近的村子似乎只有微草啊……就麻烦你带个路吧,我可是不辞辛苦跋山涉水前来拜访的客人。”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