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1

原计划是写个长篇……

当然能不能填完就看天意了(烟



叶修认识韩文清远在联盟成立之前。

当然,那时候他还叫做叶秋。


荣耀开第一区的时候,玩家数量当然是远不如十年后的。在游戏里混得风生水起那几个人,多少彼此都有些熟悉。如果有人秉着八卦精神去翻当年的副本记录,多半得迎来被各种大神名字闪瞎眼的结果。

某种意义上,嘉世与霸图的恩怨果然是命中注定——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初次相遇,完全没有常见武侠小说中所谓英雄惜英雄青梅煮酒抑或决战紫禁之巅的传奇色彩,对于两个当事人而言,却都足够构成相当程度上的糟糕记忆。

那一年里叶修还只是个离家出走的富家少爷,远远没到十年后刀枪不入恒定嘲讽技能的老妖怪的水准。跟苏家兄妹住一起,虽然好好体验了一把世事多艰,日子也流水一样过了。家里两个男生天天在游戏里泡着,代练打金刷记录,养出几个固定客户后,神枪手和战斗法师的组合总算是打出了些名气。

后来他们就开始打黑赛。

这个活路来钱快,就是风险大。街头巷角的小破网吧里,打赢了也不见得能顺利拿到那点赌金。总有那么几次刚打掉对手最后一线血,叶修就不得不把键盘一丢跟着苏沐秋死命往外跑,后面一群提着钢管拎着板砖的小青年呼啦啦追上来,声势大得吓人。

比较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每次都能逃掉。等适应了这个节奏之后,叶修简直都要以为这其实是变相的体育锻炼了——再多跑几次或许他们还能考虑一下参加市里的马拉松大赛。


这天叶修和苏沐秋刚从一个小巷子里逃出来。

这场比赛对手实力实在是有点差,不仅不经打,还输不起。苏沐秋带着妹妹在三教九流里混大的,一套连击还没打到一半,看对面人的表情就把他们肚子里那点心思摸得一清二楚。他给旁边操纵着一个战斗法师号打得正酣畅淋漓的叶修抛个眼神,血线一下来,两个人拔了账号卡就死命往外跑。巷子九曲十八弯,后边跟着追的人阵仗又大,跑着跑着两个人就分散开来,一个翻墙一个爬树,最后好不容易在街边馄饨店里碰了面。

说好的赢的钱肯定是没了,苏沐秋一只手还给墙砖狠狠蹭了下,伤口不大血却流得不少。把游戏打成职业的人,手算个金贵部件,叶修看这样子就说,今晚副本我去刷吧,某位伤患好好养养手,过两天把班换回来。

结果晚上果然是叶修一个人上了线。苏沐秋被苏沐橙催着包扎完伤口就提早睡了,死沉死沉的。他一个人蹲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先是遛着秋木苏刷了大大小小几个本,没啥特别收获,又把一叶之秋换上来。


荣耀这时候兴起没多久,远没以后联盟的风光,地图副本也没十年后那么五花八门无穷新意。把那几个副本照旧走了一遍之后,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跑到冰霜森林旁边一个小峡谷里溜达起来。这时候玩家多半都聚在副本门口,地图其他角落差不多能有玩单机的感觉。

身为把好好一个网游硬生生玩成了血雨腥风PVP地狱的肇事者之一,叶修对视角里难得的安宁场景不但没有生出半点愧疚,连放松的心情都没有。

他觉得无聊。

荣耀的美工技术没得说,哪怕只是个很少有什么特殊野图boss刷新的偏僻小山谷,花草树木还有山石的建模还是相当精细能让风景党们拍个照留个念的。叶修拿却邪随便找了块岩壁一撑,一叶之秋就轻轻松松翻上了半空里一块突出的石台。上次抢boss一路杀到崖顶摸了材料往下跳,结果找到这么块偷闲的好地方,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往石台上一坐,视角拉到空中,正对上了头顶那片山崖。


……人声越来越近了?

叶修背一挺从椅子上坐直起来,按了按耳机。耳机里一连串技能释放的声音一点没含糊,几秒钟过去后音效变得格外清晰,视角再往上抬抬,就能从崖壁边缘看到技能特效的一圈光。

一叶之秋迅速向上腾挪着,直到挂在悬崖稍下一点的位置。确认了上方此刻恰在释放的技能伤害范围不包含眼下所处区域之后,战斗法师悄悄探出了头。

野图boss。

36级的深蓝石像鬼,有一定几率掉落封印之石,这种稀有材料最近正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难得看到石像鬼刷新,叶修总禁不住盘算起截个胡的可能。

他转着视角扫了一圈,石像鬼是具有低空飞行的能力的,此刻正好被术士的束缚术短时间拘留在地面,负责输出的一个剑客两个狂剑立马开了大招招呼上去,稍远点地方枪炮师的飞弹也跟着过来了。

这显然是某个公会组织的集体行动。要是以往,有苏沐秋负责中远程牵制,叶修绝对二话不说抡起却邪就跳出去拉起boss仇恨就跑,只是今天这情况,要一个战斗法师去正面扛住这么多炮火,那非得黑进荣耀系统后台才有得指望。

石像鬼的血条还剩下差不多一半,叶修抽空给自己点了根烟,隔着层烟雾他再转动下视角,看到另一边岩壁上也挂了个人。

拳法家,一身装备没啥亮点,都是这个等级常见的那些搭配。

他再看了眼那个角色头顶挂的那个名字,点开了左下角的对话框。


[23:10.20]你悄悄地对[大漠孤烟]说:把这个boss抢了,对半分怎样?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


[23:10.25][大漠孤烟]悄悄地说:好。


评论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