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伞修]相遇是久别重逢

七夕step.3

越本命的CP越不好下手,一写就觉得OOC还烂尾,自己还陷进去改无可改,真心累爱{{p´Д`q}}

伞哥的性格……参考了传说中的原型



叶修被女人尖锐的哭声吵醒了。他从沙发上艰难地爬起来,看见苏沐橙和唐柔坐在另一边磕着瓜子看电视。

电视屏幕上头发蓬乱眼睛红肿的女人一边哭一边大声喊着:“你为什么不爱我!”

啧,又是韩剧。

照例对她们的品味表示了不解,叶修把滑到地上的毯子拾起来叠好放到茶几下。昨天晚上和关榕飞分析新的银武的开发方案睡得太晚,导致他中午吃完午饭就开始在沙发上补觉,睡过三个小时才总算觉得大脑不再是灌满了水泥连个气泡都不留的状态。


即使已经进入了夏休期,战队的工作依旧相当繁重。除了快要成为传统的率领兴欣上下一帮老少争分夺秒抢夺野图boss,和各大公会玩捉迷藏,还要开始制定兴欣未来的发展计划。毕竟只是从网吧带出来的草根战队,要在商业化的联盟的条条框框里生存并壮大下去,需要补足的地方还很多。

魏琛难得勤劳一回,和伍晨把兴建训练营的前期准备工作划拉过去了;赞助商方面也有曾经嘉世战队的摇钱树,联盟最具商业价值的女选手苏沐橙负责洽谈;然而更多的时候,作为队长,叶修还是必须亲身上阵。

荣耀教科书的名号并非只是叫来好听,在荣耀这个领域里,他能提供的经验与指引甚至可以说是无人能比的。大量的事务堆在一起的结果,就是照旧的熬夜以及加倍的烟草消耗。陈果现在基本已经放弃了阻止叶修抽烟这一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目标,每当她走到叶修和魏琛两个人的房间门口,一开门简直可以看到云山雾海的现实具现。


老板娘最后给叶修强制放了两天假,从今天早晨看见他一脸苍白幽灵一样从房间飘出来吃早饭开始。兴欣战队成员集体表示了对于队长身体健康的极度担忧,同时坚持要向他证明大家团体力量的可靠性,在饭桌上挨个对他说了一遍“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所以叶修现在处于完全的清闲状态了。

电视里终于传来片尾曲的前奏,叶修在裤兜里摸了半天也没能摸出哪怕一个烟头,才想起来最后半包烟已经在上午短暂的清醒时间里被他抽掉了。他默默地在窗台边站着,把窗帘掀开一条缝隙,看着窗外格外明亮灿烂的阳光思考了一会儿人生——在忍受烟瘾折磨和变成九分熟香喷喷烤肉之间,到底应该选择哪一个?

他突然想起可以去魏琛那里寻觅,啊,感谢伟大的友谊。

然后他面对的是空荡荡的房间和空荡荡的抽屉。

魏琛不在。

再也没有什么友谊了,叶修想。


陈果回来的时候,万分惊讶地对于叶修不在的事实表示了感叹。

”叶修居然还会出门?“她把鞋子随便踢到一边,跑去看今天的黄历,”没什么不对啊……“

下午播放的韩剧已经告一段落,苏沐橙收拾起茶几上的瓜子和花生,听到陈果的嘟囔,她也跟着去看了眼黄历。

”今晚荣耀该开七夕活动了吧。“

陈果啊了一声。确实,荣耀官方永远不会错过类似节日,只是和圣诞活动新年活动相比,七夕活动的奖励在实际价值上要低上许多,通常发放的都是什么情侣装备或者告白烟花,职业战队也基本不参与这类活动。要是跟圣诞那次一样还能开出橙武,叶修就算不亲身上阵,也早该和伍晨商量起工会行动了。

“叶修不会出门过七夕去了吧?”对着黄历上的宜祭祀宜嫁娶研究了半天,陈果突然就冒了一句疑问出来,话音刚落,她自己就先笑了,“就算是开玩笑,这也太不科学了。”


让我们把镜头转回她们讨论的主角身上。

叶修坐在超市对街的KFC里面,面对着薯条可乐和烤翅,以及某个狼吞虎咽啃着汉堡的人。

大概……也不能用人来形容。叶修受到过大冲击的大脑里恍恍惚惚冒出这样的想法,一转眼又被杂七杂八的思维碎片淹没了。他摸了下口袋里刚买到手又拆出来的一包烟,正好看到对面墙上挂出的醒目无比的禁烟标志,只好又把手抽出来,喝了口可乐来平静情绪。

他现在面对的是比过七夕更加不科学的事情。

对面的人啃汉堡啃到一半,大概是发现这边没动静了,抬起头瞄过来一眼,十八岁的脸再干净青春不过了,叶修全身僵直地坐在那里,觉得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那真是给他开了好大一个玩笑。

他第一次知道,死了十年的人居然还能在大白天跑出来吃垃圾食品。

虽然现在已经快要天黑了。


苏沐秋啃完汉堡开始嘎吱嘎吱地嚼薯条,番茄酱挤在土豆泥的盖子上,鲜红色一大坨。叶修一不注意,端着的可乐杯子也被拖了过去,然后非常熟稔地又插上一根吸管。叶修看着这一切,终于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啥或者干脆做点啥。苏沐秋叼着吸管喝完一大口,他又把杯子拖回来,拿根薯条去戳十八岁少年的脸。

沾着点番茄酱的薯条很实诚地戳上去了,没有穿透之类的电影常见画面。苏沐秋偏过头一口咬掉薯条,含混不清地说:“行啦别试探哥,这是货真价实的实体,假一赔十。”

叶修看他脸上番茄酱划出点痕迹,改成伸手去戳,把那点红全抹下来。苏沐秋也没继续啃薯条,托着脸笑眯眯地看着他。

然后叶修就鬼使神差地低下头把指尖上沾的番茄酱舔掉了,舔完才恍过神,一向厚得可以当盾牌的一张脸破天荒透出些窘迫的赤色。这一系列事件本质上的始作俑者倒没紧抓机会来上一串连击,只是把可乐扒拉了过去,一边喝一边嚼剩下那半包薯条。

已经二十八岁的男人沉默了片刻,开始和少年抢夺起薯条的归属权——说真的,十年没干过这事儿了,他俩都有点手生。


走在回上林苑的路上时,苏沐秋问叶修拿了钱去买冰淇淋,橙子味的。他熟悉的品牌大多在几年前就断断续续停产了,结果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买哪种,叫叶修过来提供参考意见,然而叶修也是个对这方面极度缺乏研究的人,最后只好拿了盒看起来最好看的。

“我记得你不喜欢吃这个口味?”叶修问他。苏沐秋提着那个装冰淇淋的小袋子,一路好奇地东张西望,时不时还发出些关于时光如流水的感叹,听叶修一说,连个思考时间都不带地回答:“本来就不是给我自己买的,这不,想到一会儿要见沐橙,带个见面礼嘛……”他拽了下叶修的衣袖,指着几步开外的店面补了句,”怎么这里成了个水果摊子?“

叶修跟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回想了一分钟。

”你是问李大爷?你当年……“咳了一声,他含糊着混过这段,”反正没两年就检查出不知道什么病,回乡下养老去了。走之前还专门叫我和沐橙吃了顿饭来着。“

苏沐秋跟着摆出副可惜的表情。

”说好的签完约来好好吃一顿,大鱼大肉全给点上,结果还是不成啊。我就记得那白斩鸡,好不容易接个大单子,收完钱买半只鸡来打牙祭,结果你还留个鸡屁股给我。“

“哪来的鸡屁股!”叶修简直想把一直拿在手上的遮阳伞拍到苏沐秋脸上,“难道不是你净把骨头往我碗里拨?”

两个人在路灯下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苏沐秋先笑出来:“算了算了,走吧,快带我去看小橙,也不知道长成啥样了呢。”


然而真见面,苏沐秋反而没心思注意自家妹妹的变化了。苏沐橙看到他,第一时间就开始哭,怎么劝也劝不住。叶修在旁边递纸巾,顺带把陈果唐柔魏琛一帮子人全部轰到隔壁屋里,不打扰人家兄妹重逢。

陈果是知道点具体事情的,抓住叶修就开始刨根问底,叶修又真没法回答,他怎么知道为什么只是一眨眼,天上就掉一个人下来,这人偏偏还是自己已经去世十年的好友?

他从裤兜里摸出烟盒点了根烟,隔着袅袅升起的烟雾,他看见那扇房门打开了,苏沐秋笑着走过来。

有句话他一直埋在心里没说,嫌弃太韩剧风。

“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晚上苏沐秋非常自然地住进了叶修的房间。魏琛十分钟就收拾完东西搬了出去,反正正是夏休期,安文逸和罗辑都回家了,乔一帆也申请了短暂的休假,空着的房间多得是。

换完了床单被套,苏沐秋坐在床上翻叶修的储物柜,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仔细看估计还能被当成垃圾。他一样一样拿出来,MVP的证书,三届冠军的鼠标和键盘,最佳搭档的证书,还有些零零碎碎记着电话号码的纸条。

叶修从浴室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一抬眼看见苏沐秋的动作,笑了下:“怎么样, 哥这十年也不是白混的,羡慕嫉妒恨有没有?”

苏沐秋从床下跳下来,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把之前叶修给他找的替换的衣服叠一起抱着,很不屑地一挑眉:“羡慕你头三年之后就再没摸到过冠军,最后还被赶到个网吧里当网管?开玩笑呢。”

“哥就算成了网管也还能重新带支冠军队出来,多了不起。”叶修扶着苏沐秋两个肩膀往浴室里推,等门一关上,又想起来补一句,“我说苏沐秋,喷头开关你会用不?”

门里传出一声闷闷的“嗯”。


二十八岁的男人顶着毛巾往床上倒,床单被他的动作扯起来一部分,揉皱了压在背后,他也没去管,盯着天花板开始放空。

十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他想起以前那个又小又破的出租屋,最贵重的家产就两台电脑,白天给人代练爆装备PK,晚上开荒打本刷记录。

苏沐秋还是那张十八岁的脸,他长得好,看苏沐橙就知道,兄妹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个十年过去,现在不管是叶修还是苏沐橙,都已经比他年长了。

浴室门又一次打开了,苏沐秋穿着叶修新买的T恤出来,干净清爽跟条嫩竹子似的。叶修眨一眨眼,再眨一眨。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很好。

后来他死了。

但是现在你看,他就在这里。


苏沐秋走过来,他没去那张特意空出来的床,一抬脚就坐到了叶修旁边,两个人都往天花板那一小块看,就好像那上面能看出点新银武开发方案一样。

窗外开始燃起烟花。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手指缓慢移动,轻轻触碰之后,转为十指紧密相扣。

人体的温度是真实的。

“晚安。”

“晚安,七夕快乐。”

“还有,明天见。”

Fin.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