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林方]娱乐活动

七夕活动整出来的流水账短文,完全找不到中心也找不到主题(。



方锐看到短信兴冲冲从房间往外冲的时候,林敬言已经在上林苑小区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这时候H市温度简直能把人做成铁板烧还不带延迟,他穿着白衬衫黑裤子,袖子挽得老高,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冒汗——实在是在霸图待得习惯了,完全没能预料到换个地儿气温能成这样。

他有点后悔没听宾馆前台的好心劝告,至少带把遮阳伞出来。而这后悔在他看到方锐今天的打扮的那一刻,又直接翻了个倍。

他曾经的搭档非常家常地穿着白色背心和一条花花绿绿的沙滩短裤,脚上随便趿拉了一双塑料拖鞋,如果说林敬言这一身把袖子放下来就可以直接进大剧院听歌剧,方锐就恰好相反,是那种拎把大蒲扇去街边茶楼蹲着听相声都不带半分突兀的。

方锐三步两步跳过来,中间绊着颗石子差点摔一跤,身子一晃又给站住了。他捏着手机上下打量起林敬言,啧啧地摇起头来:“我说老林啊,你是有多想不开,来咱这地盘穿成这样,也不知道事先查个天气预报?”他刚从空调屋里出来,身上都好像还笼着一层冷气,手机顺手揣到裤兜里空出手来抓林敬言一只胳膊,结果摸上去全是汗水滑腻腻的感觉。

“没办法,霸图那边可没这么热,我这一身直接穿过来了,今天凌晨下飞机,出租车直达宾馆。”林敬言叹口气给方锐解释行程,顺便把那只泛凉的手扒拉下来握住了,“行李都搁宾馆呢,这个天气,东道主好好想想有啥地方能招待我这个客人?”

方锐也没去在意两人当前手拉手的造型——反正路上人少,没几个人愿意在这个点出门自助烤肉的——他扯着人沿着树荫和建筑物的阴影走,右转左转过两个路口再左转,指着十米开外那个极其显眼的大红色招牌冲林敬言努嘴:“怎样老林,在这儿玩一下午?冷气保证是足的。”

林敬言一看那招牌表情就有点怪。

“感情你就准备耗一下午在电玩上?”斗大的的电玩城三个字,霓虹灯管颜色一换一换的,亮眼得要命。

“没办法,你看咱俩穿得,都不是一个画风的,咖啡厅啊图书馆啊之类的地方反正我今天不去。”方锐龇出两排小白牙,死命把林敬言往门里拖,“还是说回你宾馆我们一人一台电脑继续打荣耀?别啊就宾馆那网速,还不如让咱家老板在二楼圈两台电脑出来呢。”

然后他顺利地把和他画风不一样的那个人拖了进去。林敬言又叹了口气,他是出于私人原因过来的,是真没打算惊动兴欣那帮子人。电玩……就电玩吧。

他一回头,冷冰冰的东西就直接贴上侧脸。方锐举着听可乐朝着他:“今天我请客,赶快对我感激涕零吧林敬言大大。”

电玩城灯光惯例昏暗无比,林敬言取了墨镜挂在衬衫口袋上,伸手接过那听可乐。

“是是是,实在太感谢您的大恩大德了方锐大大。”


然后他们打了两小时的街机对战。

林敬言离偷偷跑出家门在街边游戏厅里一个币混一下午的年岁已经很远了,一开始根本想不起对应的技能键位,方锐比他好点,毕竟年轻些,还在训练营的时候一群小少年溜出去打电玩的经历也不是没有,只不过后来正式出道,就一门心思扑荣耀上了。开始的几局,多半还是方锐赢,屏幕上每出一次KO,林敬言就能听到对面青年嘿嘿嘿嘿很有几分猥琐的笑。

对外形象一贯斯文温和的林敬言大大淡定地表示这只是开始。

等到两个人都完全熟悉了键位操作,战局就陷入了全然混乱状态。方锐一等聚完气就开放特殊技,林敬言专盯着他聚气的时间往死里殴,两边按键的声音都异常突出,远远听着跟砸键盘似的。打完二十局下来,方锐掰着手指一算,自己居然还是输多赢少的状态。

“看不出来啊,老林你这方面也挺有一手。”

林敬言回敬一个非常温和的笑容,方锐立马捂着肚子说哎呀我肚子疼我们换其他的玩吧。

接下来两个人玩了赛车。好歹是合法持有驾照的人,两个人磕磕碰碰的也开下来了,成绩排位还不错。方锐一个劲儿在旁边抱怨刹车设计得不合理踩起来累死人,林敬言说大概你只是需要锻炼要我提供参考计划么。

对,霸图所有队员都有一份副队长张新杰精心安排的锻炼计划表。

至于兴欣,各位请自由联想队长叶修的生活状态。

方锐什么都没说,他觉得今天下午的展开和预想的不太一样。

再之后他们挨个玩了太鼓达人和音乐魔方和海盗船和射击,临走之前林敬言还用最后两个游戏币从抓娃娃机里捞出一个兔斯基玩偶。

他转手把玩偶塞在了方锐怀里。方锐看着自己抱着的这个大白兔子椭圆脸上两条细线的眼睛,总觉得两个人画风更不对了。


他们从电玩城出来的时候天色开始不早,街边路灯一一亮起来。少了阳光的烧烤,就算还是个要命的温度,多少还是松快了点。林敬言趁着天黑解开个衬衫扣子,最终还是没有重新戴上墨镜——大晚上的,装盲人也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两个人走到巷子里一个小摊前坐下,方锐很是熟稔地招呼着看摊的老大爷煮米线,不要葱要香菜,多放醋少辣椒,再来杯绿豆汤,顺带着把林敬言那份也点了。林敬言抽了两双筷子去旁边烧着水的锅里涮了几下,回来递一双给对面。绿豆汤先端上来,方锐抱着碗呼噜呼噜一口气喝到底,再一抹嘴,差不多米线也煮好了。他把林敬言那碗推过去,招呼坐那儿左瞧右看的男人:“开饭啦林敬言大大,这家可是老字号,别看摊子不起眼,味道一顶一的赞,来尝尝?”

林敬言用筷子把米线搅了两下。他不怎么吃辣,方锐起先就吩咐了让他这碗放点辣椒意思意思就行,现在一看果然没什么红油,汤底挺清透的。

他捞了一筷子往嘴里塞,味道确实不错。

他们就这么面对面坐小桌前,安静地吃完了各自的那碗米线。方锐起来付钱,在那条沙滩短裤的裤兜里摸了半天,摸出张二十的递过去,等找钱的时候又转过去在林敬言耳边嘀咕:“哎我刚发现一个问题。”

他接过零钱胡乱塞兜里,然后把另外一边翻开来给林敬言看,除了一个手机什么都没有。

方锐努力做出个无辜的表情,说:“我发现我忘带钥匙了,林敬言大大收留我一个晚上怎么样?”


林敬言没去问你怎么不让兴欣其他人给你开门之类的问题。

他很干脆地把人带回了他住的宾馆。方锐还抱着那个兔斯基玩偶,两个人手拉着手,站在向上的观光电梯里面。月亮升起来了,月光温柔地洒进来。

“喂。”方锐看着玻璃窗外面逐渐远去的人群和车流,叫了一下林敬言。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有点疑惑地挑了下眉,随即把脸转了过来。

“计划通。”就算进行了转职也依然是猥琐流的气功师笑起来,拽着那个流氓解开的衬衫衣领,迅速接了个吻。

有点辣椒和酱汁的味道。

Fin.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