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叶修中心]所有的梦都仍然无恙 一

我叶生日快乐,赶在最后门槛发一点……这篇文没有cp。

是个短篇,后续慢慢补。三次元虐成狗(。

叶修从礼物盒里拆出一粒骰子。

他本来没什么过生日的习惯,以前在嘉世的时候,不接广告也不出宣传,当然就更不会参照他好友圈里那些职业大神,在俱乐部安排下搞个热闹的庆祝活动。等到现在成了高龄选手,反而在镜头前露了脸,私人信息多少爆出去一些。兴欣这一年拿了不少赞助,渐渐也有了个像样的门面,粉丝们虽说不至于消息灵通到直接把人给堵住,战队地址却是明明白白在官网上摆着的,到了叶修生日附近,快递来的礼物盒子都要把前台给淹了。

做过基本的安全检查,老板娘带着俩小弟赶在生日前一天晚上来送货上门。

“怎么这么多?”不怎么清楚业内行情,叶修着实被门口纸盒子的数量吓了一跳。他把门拉到最大,勾了个小板凳挡上,腾出手帮着把盒子往屋里搬。

脱离职业选手这一身份后,叶修大部分时间还是在H市这边待着,不时打飞的去B市干点杂活,即便退役了,在荣耀圈子里的话题度还是不曾降过。小弟A方锐抱了几个盒子进门,听到他的感叹,忍不住接了一句:“多久没上论坛啦叶大大?你这可没跟上时代新动向。”

“得了吧。”小弟B魏琛又搬完一趟,毫不客气往叶修床上一坐,说,“这货估计连自家官网都没看,少说俩星期。”

这话说得不错,叶修真没看过。

半个月前他回了趟家,跟父母和叶秋一同吃了顿饭,又紧接着转道去国家体育总局。又一年世界邀请赛要开幕了,虽说一应人员名单都没定下来,他这个第一任领队能派上用场的地方还很多。连着忙了好些天,直到终于坐上回H市的飞机,叶修连网游里新练的号都没顾得上。

他捡起个白色盒子开始拆:“有什么特殊安排?”

陈果先摇头,后来发现正和丝带结搏斗的叶修没空注意她这点动作,咳了一声,说:“其实也没计划做什么大型庆生活动,你挑一些礼物拆着玩,有空写几句话,拍照放上网站就好。”

第九赛季的挑战赛后,叶修终于肯在媒体前曝光,然而毕竟有之前那么多年的不露脸经历,陈果总要担心他家庭方面会有什么影响,最后挑了最简单的庆生方案,也算是给粉丝们一个小回馈。

这个任务确实十分轻松。

叶修把扯下来的丝带团了团,放到桌子上。他接着撕胶带,陈果趁机捎上方锐魏琛关门回客厅,不打扰接下来的工作。

君莫笑的玩偶。

鼠标腕枕。

烟灰缸。

礼物的价格区间也是严格限定过的,避免有狂热粉丝寄来过于昂贵的东西。叶修把新拆出来的荣耀明信片套装放到旁边,随手又拣了个盒子起来。和大多数的礼物盒相比,这个盒子要显得小不少,没什么特殊装饰,包装纸也是素色的。

他打开盒盖,取出了一枚骰子。

实际上,这是个十二面体,但鉴于每一面上都写着数字,大约和常见的六面体骰子功能相似,于是叶修便十分想当然地将它在半空里轻轻一抛。

之前就有说过,职业选手里,多半是有一些所谓特长偏差的,就好比黄少天曾经给爆出来的小道八卦,唐昊特别不擅长roll点(即使没人确定这消息真实性到底有几分)。叶修不至于有这方面的问题——他这个人,很少花时间去纠结运气方面的事,游戏里散人全需都敢喊敢roll。现在随手丢个骰子,到底出几点,似乎也没什么不同。

很快他就知道哪里有不同了。

骰子落下来,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而以叶修的眼力,只来得及瞄一眼最顶上那个鲜红的10,整个房间就突然被一片黑暗笼罩下来。

“停电了?”叶修捏着那个骰子,往四周望了望,然而周围黑得太彻底,连桌椅的轮廓都看不清。他摸索着往前走几步,手碰到了墙,就沿着墙朝门的方向走。地板上原本是堆满了礼物盒的,但他很快摸到门把手,完全没遇到任何阻碍。

门外灯还亮着,不时能听见有人说笑的声音。叶修看着走廊转角拐过来的一群人,十分难得地想——“还是说我是在做梦?”

他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任谁见到十年前的老朋友,也会有类似的疑惑的。

走在最前面那个人先看到了叶修,两三步跨过来,一把按在他肩膀上,笑着说:“就说怎么没看到你,不是说好了出门吃饭庆祝的吗,走吧,就差你了。”

这是十年前的陶轩。

叶修一张脸一张脸看过去,的的确确都是那些格外熟悉的面孔。吴雪峰就站在陶轩后面,队服领子下露出一点奖牌的带子。崔立也在,正和那一年嘉世队里的神枪手说话,这个网吧里的崔哥,自然而然变成了嘉世战队的经理——职业赛刚起个头,经理的名头听着光鲜,却远远不如后来那么有说头。四处打比赛维持战队正常运转的时候,他几乎是各种杂事一把抓,陶轩还开过玩笑,说这回成了个后勤部总司令。

他低下头,看到垂着的外套下摆。第一赛季时,嘉世队服是陶轩临时找了个厂定做的,设计图和实物图的差别完全就是卖家秀和买家秀,挂在人身上神似中学校服。

这当然也是十年前的他。

这是十年前嘉世的第一个冠军。

骰子还在叶修手里握着,握太紧,有点硌。陶轩看他没反应,直接捞起人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和其他队员说话:“今天大家都表现不错,我刚收到一个土豪的邮件,说要给咱们战队加赞助,晚上多点几个菜。”

叶修被人群夹着,沿着走廊往外走。场馆还不是后来嘉世专用的那个,有点旧,也小很多,他们很快就从场馆后门走到了街道上。入夜了,一串路灯都亮起来,崔立胳膊下夹着奖杯,被灯光照得亮闪闪的。

所有人都很开心。

场景再度变换时,叶修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骰子刚出了个8,他揣进口袋,推开眼前新出现的门。

门外站着一个吴雪峰。

刚和第一赛季的老吴吃过饭,在叶修的感知层面,这中间大概就只隔了一分钟。然而这个吴雪峰身上并不是嘉世的队服,他穿着十分正式的衬衫西裤,还拖了个小皮箱,见面礼是一个很短暂的拥抱。

“队长,”吴雪峰朝他笑了笑,“我走了。”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