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泥牛入海 八+九

本来想坚持到把老韩的戏份拖出来……但我失败了(。再坚持下去就要变成三章合体(。

顺便说我这边LOFTER抽风快一个月了= =


荣耀官方公告来得比他们的预料更早一些。

算着差不多过了训练时间,叶修夹着平板去找喻文州,在休息室里看见个陌生面孔,而此行的目标人物正在和他说话。

“是的,还是以维持现状为主。”喻文州说完,伸手去端茶杯。谈话似乎是暂时告一段落了,另一方从椅子上站起来,左右看了看,一眼瞅到还站在门口的叶修——“叶修大神?”

叶修反手把门关上,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人:“你是?”

对方看起来有些激动,于是换成蓝雨队长来做介绍:“这是蓝溪阁公会会长,姓梁,你应该认识的,ID是春易老。”

他这么一说,叶修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当年君莫笑混迹第十区时,没少跟各种会长打交道,仅是兜售攻略一项,各大公会就为初生的兴欣贡献了不少材料。某种意义上,这还能算是个老熟人。

但网游中的交流毕竟还隔着一块屏幕,公会人员在现实中接触到其他战队的职业选手的可能性实在是相当低。春易老之前不太清楚联盟折腾出来的新制度,乍一下碰上邀请赛后再次销声匿迹的叶修,地点还是蓝雨俱乐部里,根本就是个惊悚的展开。

作为蓝溪阁这种大公会的会长,春易老和喻文州当面交流的机会并不少,却还是很谨慎地没在摸不清情况的时候贸然开口。君莫笑和蓝溪阁无数次交锋的历史里,积满了公会成员的血泪,以至于他第一反应不是常见的要签名和合影留念,而是“糟糕又要出什么事”。

何况是在这么个敏感的时间点。

官网在上午十点调整了首页版式,放出一小段预告。虽然正式的资料片还没出来,但等级上限即将提升这回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实际上这次也还是留出了缓冲时间的。”叶修都不用额外花时间前情铺垫,毕竟这两人一看就是刚讨论完游戏新版本的消息。他和春易老握了握手,接着对喻文州说:“一个月,足够你们组织人手搞出个合适的开荒计划了。新副本的首杀,很值得抢一抢啊。”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喻文州别有意味地来了一句。


70级升75级时,各大公会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按理来说并不十分仓促,却照样被搅得一团乱,始作俑者当然就是以叶修为首的兴欣战队。叶修如今已经退役,但即使他表明不会插手到此类争端之中,被搞出心理阴影的会长们仍对兴欣持有一份额外的警惕。

他们还说着话,春易老则准备走了。他本来就是特意抽点时间过来,公会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像他们这种职业的公会管理者,虽然不用朝九晚五打卡坐办公室,时间也还是比较紧的。荣耀论坛上都已经沸反盈天,游戏里必然同样是格外热闹的状态。蓝溪阁这种规模的公会,加上下属各分会成员,人数多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数字,在当下的特殊氛围里,想要管理得不出一点乱子,需要公会高层付出极大的精力。

喻文州没多留他,只简单地说接下来多加联系,一旦有什么大的变动,立即向战队这边报告。

看春易老从走廊离开了,叶修坐到靠窗那一排沙发上,冲着蓝雨队长点点头:“常规赛也要开始了,可不要顾此失彼啊。”

夏休期间外出度假以及回家休息的队员们昨天已经全部归队,蓝雨秉持着绝不轻易出手买人的传统,并没有在转会窗时引入别队选手,转而又从训练营里领出了两个练习生。不同于一出道就打上主力的卢瀚文,这两个新人暂时仍处于替补的定位。

研究官方等级提升消息的同时,叶修把所有人队内分组团队赛的录像也顺便看了看。不少选手都是老熟人了,每个人的打法风格,他随随便便都能来一篇五千字的详细分析,因此重点不是在个人发挥,而集中在配合这方面。

蓝雨的团队赛一向还是很有些看头的,有喻文州这个战术大师坐镇,再简单的地图都能玩玩花样。队内成员组成有变化,自然也衍生出了些新打法,叶修一段一段跳着看,专门拣新职业组合的部分反复播放。

一个战队的职业搭配结构,向来都是必须加倍注意的环节。十赛季时烟雨的主力配置曾引起过极大争论,就是因为加入神枪手姐妹花之后,团队赛出场阵容最终变成了无治疗纯菜刀队。这种暴力输出抢攻战的模式,一旦无法迅速拿下大优势,很快就会遭遇反扑,即使能开头赢下几场,一路走下去还是十分艰难的。

烟雨倒在了第一步,三比七败于虚空。

在全明星周末那时,叶修他们同样采取了简单粗暴的全输出阵容,但那毕竟不是正式的比赛场合,而对手一方也处于没有治疗的状态。换到世界邀请赛这种前提下,再玩心跳,就不是那么妥当了。战术并不一定要讲究什么出奇制胜,反而必然要将稳妥性纳入考量范围。

下一届邀请赛,就是在等级上限提升之后了。

对于常规赛这一部分,喻文州没在叶修面前透露太多端倪,轻描淡写把话题中心偏移到另一边:“你觉得新版本对团体战斗力还可能有什么影响?”

等级提升,相对应的显然就是技能的增多。新技能,即意味着新的输出循环,连击套路。以荣耀这个游戏的自由度而言,每个玩家技能的加点,搭配,以及衔接,多少都是有着个人风格的,而职业选手在这一点上更为明显。一叶之秋由叶修操作时,斗者意志从来是点到满,迥异于大部分战斗法师的加点方式。再进一步,哪怕是同样的点数分配,在不同玩家的手上,也可以发挥出甚至是完全相反的打法。

第一届邀请赛正式开赛之前,国家队队员在集训时互相磨合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到了这个层次的选手,个人特色已经非常浓重,想要在赛场上打出完美的配合,实在是要预先下不少功夫。叶修作为领队,很少直接参与到队内分队练习赛中,他更多时候是在发挥出他战术大师暨荣耀教科书的优势,记录下所有实际暴露出来的配合问题,之后再来个战术大师内部会议。

“那得看你问的哪个团体,”叶修半开玩笑地回答,“你们蓝雨什么时候缺过人?看训练营里,什么职业都有嘛!只要组合平衡了,好好训练一阵子,战斗力不都好说。”

喻文州给叶修倒了杯水,听他这么一说,怔了怔,立刻又回道:“那还要多谢吉言了。”

联盟何曾缺少过新鲜血液?

然而与此同时,第一届国家队队员里,张佳乐已经是第二赛季的选手,再打上两年,势必也要迫于时间的消磨,而再次离开赛场了。再除开一个第三赛季的王杰希,剩下的人里面,绝大多数都是在第四,第五赛季出道。最年轻的两个,则是七期选手。

叶修说得轻松,但他这一年来往于各大战队,肩负的责任根本不曾轻过。联盟的新一代里,能成长到足以与前辈选手平齐的,哪来可能像他话里一样,春天埋个进去,秋天收获一大堆。

“明年还有多的选择范围吗?”喻文州直接把问题抛了出来。会上说明的时候难免要用些比较官方的词,现在转到私人场合,顾忌就少了许多。他虽然是在等叶修的答复,实际上心里早有了一番计算。

这种考量,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职业选手来说基本不存在难度,或者说还用不到战术性的眼光。年龄的问题,谁都算得清,上一批队员中大部分人还能有几年可打,但终归是要告别职业生涯的巅峰的——胜利不可能永远依赖于他们的奋斗。

“责任重大啊。”叶修活动几下手指,呼出一口气。

他和方世镜他们最近一直保持着睡前QQ讨论的规律,除开同样刚加入退役大军的林敬言,另外三个人重新接触到职业圈的生活,难免时刻冒出些新感想来。

方士谦作为曾经的“治疗之神”,对治疗职业的新人关注总要多上几分。近几年里,进入全明星的治疗,始终只有一个张新杰,以至于国家队出战阵容的配置都受到了一定限制。这个问题被提起过很多次,联盟其他战队现役的治疗也都被抬出来数了一遍又一遍,微草的袁柏清,蓝雨的徐景熙,轮回的方明华,连仍是联盟新人的安文逸都没被放过,早被几个前辈翻来覆去分析了个通透。

五人战略小组的根本目的,从一开始就是明确的,并不仅仅只是为明年那一场邀请赛做筹备。

他们的眼光必然要放得更长远。追逐胜利的职业选手,怎么可能只满足于一个冠军?


“不过看来叶神对我们蓝雨的训练营感觉还不错。”喻文州笑着说。

不同战队的训练营里,职业比例总有些意料之内的差别。蓝雨如今的正副队长,一个是术士,一个是剑客,因此这两个职业的练习生几乎占据了训练营的半壁江山,尤其是练剑客的,大都跟着黄少天走了话唠风格——叶修抽空去看了几次集中练习,精力充沛的少年们聚在一起,天花板都要被掀飞了。

荣耀论坛上,关于各大战队训练营情况的大讨论一直都有,帖子时常在首页飘着。有好事人总结过,要战法就去嘉世找(当然,这时候尚未发生第九赛季嘉世相关的一系列事件),要拳法家就去霸图,魔道学者去微草,类似的规律同样适用于网游公会。兴欣冲进职业圈之后,立刻也聚集了很一批枪炮师,以及凑热闹的散人。

“你应该还不用急着给索克萨尔找继承者?”叶修往沙发里再靠了靠,顺手从兜里摸出个地鼠机按着玩,“可以试着竞争下‘在役时间最长’什么的记录……”

卢瀚文多少能说是培养出来以待将来替代剑圣成为绝对攻击手,他的年龄实在是个十分强大的优势。然而要再找个十四岁的小家伙出来作索克萨尔的预备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通常战队训练营里最常见的年龄还是十六七,像喻文州这种从来不以手速为取胜要素的特殊选手,兴许等培养出的新人都在替补席上消磨过了巅峰期,他还继续坚挺在职业圈里。

前车之鉴就是霸图了,韩文清的继承人,打从数年前就一直在挖掘培养,结果韩文清完全就是身体力行地在向所有人表示他还能打,并且一直打了下去。

由于嘉世和霸图那点向来被群众喜闻乐见称之宿敌的关系,叶修曾经也短暂关注过那个有可能接手大漠孤烟的新人。等到了六赛季,韩文清依旧是率领霸图一往无前的拳皇,而年轻的原定接班人已经无法再继续在替补席上等下去,转身投了皇风。

但不同于喻文州,韩文清受时间的影响要更多些。拿职业选手们平时开玩笑的说法来说讲,像喻文州这种,手速根本就没有余地可掉的,着实是珍稀过头,仅此一份。轮回上个赛季能把霸图生生拖入消耗战,就是瞄准了主力阵容大部分都称得上高龄这一点。这一点太明显,也太致命,霸图甚至无路可退,只能就此背水一战。

喻文州拎走那个被叶修改装过的地鼠机,看似颇有兴致地开始闯关。叶修之前是调到最高等级的,电子音乐哗啦啦响过一遭,地鼠脑袋就前仆后继地冒出来了。

好歹也是职业级别的手速,不至于一来就惨遭扑街。喻文州按了一会儿,到后来实在跟不上地鼠闪动的速度了,接连错过几个脑袋,才算停了手。他把机器还回去,顺带着还关心了一下主人的手速情况:“其实以你的竞技状态,还能接着打下去吧。”

十赛季总决赛最后那三点五秒,技术统计中高达764的APM,对任何人而言都是结结实实一场震撼,值得在日后叙述荣耀的历史时大书特书一笔。也正是因此,紧接着的叶修的退役,才显得更加突兀。

论坛上不乏“爆发太过伤及根本”一类写法甚至接近幻想小说的猜测,但不论是国家队集训期间,还是如今要长达一个月的相处,喻文州是多次见过叶修的操作的——即使角色不再是君莫笑,而是随便一个装备乱七八糟的小号——他相当相信自己的判断,也相信职业圈其他好友的眼光。

叶修还是那个叶修。

而这个叶修懒洋洋扫过来一眼,说:“怎么你们全问这种问题?”


“你们”,包括了很多人。

仅是兴欣队内,就有不少人表示过疑问,魏琛,方锐,安文逸,还有公会那边的伍晨。来自其余战队选手的,自然就更多了。也就是叶修那段时间还没置办手机,不然光未接来电都够塞满他消息栏无数遍。其中像黄少天这种,平日关系就比较好的,直接循了上回的例,QQ震了好几次,要不是当真不清楚人在哪,杀上门问个究竟这种事,也当真可能发生。

叶修那时候正忙着和叶秋抢床位,哪有功夫管职业选手群里的吵吵嚷嚷。等时间过得差不多了,他人都跟着队伍跑到大洋彼岸去了,才想起来清一清积攒的那些消息。

“老叶你干啥呢怎么又临时来这么一出”是黄少天;

“不是说祸害遗千年”是张佳乐;

“游戏里还继续合作吗”是楼冠宁,同时孙哲平有一句留言“游戏里再见”——他这个挂名指导,再上场打上一年,也该收山了。

他匆匆扫过那些名字和信息,合上笔记本屏幕,准备组织下一场队内练习。

距离他的第一个梦,还有十天。


新版本出来之前,叶修趁空闲时候把一个小号练到了满级。

号是找蓝雨拿的。守护天使,刚到手时五十来级,白板装备,首饰栏都空着,就是个弃置许久的半废账号,因此蓝雨给得也十分大方。每天叶修看完喻文州他们的训练,聊聊新的战术配置,晚上自然就回房间刷几个副本,生活无比规律。半个月后他和兴欣那边视频,陈果上来第一句就是“看起来气色不错”。

兴欣如今换成苏沐橙和方锐当家,照旧维持了老传统,网游打材料丝毫不放松。魏琛自打转入公会,几乎是全身心投入到各大公会间卧底与反卧底战斗之中,他之前能轻松混到轮回本部公会精英团团长的位置,这方面功力可谓是相当深刻的。游戏版本更新在即,兴欣一帮人显然也正是备战状态,聊起天来语气都要奔放许多。

他们先关怀完蓝雨的吃喝玩乐,再转回与荣耀更为现关的部分。叶修眼下这小号挂靠在蓝溪阁下面,单纯为了拿自由属性点,不参与公会活动,当然也不适合干一些不太和谐的事情,每天不外乎混几场竞技场,再组野队随手刷几个副本。陈果对他最近的日常活动不太清楚,光听到账号两个字,就相当豪气地从背后摸了一把账号卡拍在摄像头前面:“都缺什么角色和装备?我明天就给你快递到G市,以前的小号还要不要?”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