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泥牛入海 二

霸图订的是第三天的机票,宴会之后,他们还要在B市滞留一天,半是休息调整,半是与其他战队交流信息。

韩文清昨晚睡得比平时晚一些,自然也就晚起了一小会儿。酒店楼下提供早餐,到这个点,用餐的客人已经不多,稀稀落落地分坐在餐厅里面。他端着餐盘,随意挑了个几乎没人的角落坐下。

联盟选手和员工快将这家酒店挤得满满当当,坐在附近的,多半是熟面孔,不用太过担心粉丝的问题。他吃完早饭,陆续见到几个选手从酒店侧门出去,一个个都经验充足,把脸遮得格外严实。

他整个上午的时间都是空闲的,到差不多傍晚的时候才有安排。未曾亲身参与到第一届世界邀请赛这一盛事中的战队和选手都不少——毕竟最终能站到那个舞台上的,只有金字塔顶那一小撮之中的一部分而已——对于选择留在霸图的韩文清而言,他在那段时间内,也仅仅只是在电视以及网络上关注着比赛消息。

但邀请赛给荣耀这个游戏,以及寄生其上的职业联盟带来的冲击,几乎是开启了一个新时代的大门。

换到十年前,荣耀刚开始构造职业体系,即便是最出色那几个选手,还需要四处奔波打各种比赛来艰难生存的那个年代,要如何想象今天这一盛况?各大战队的训练营,在这一个夏天里接收的练习生的数量,都要高于往年数个等级。林敬言退役之后,为了弥补主力阵容出现的空缺,霸图在私下与一些有意的选手接洽的同时,也投入了更大的力气在发掘新人上面。

作为战队队长,韩文清在夏休期开始之后,和训练营负责人,还有俱乐部经理分别谈过几次话。

霸图还要继续走下去,不仅仅是谋求第十一赛季的冠军,将来还会有更多的赛季,有更多要全力拼搏夺取的东西。许多战队面临着相似的选择,他们都需要一些更新的东西,来激活这个联盟,进而激活他们自己。

而韩文清就在等这个契机,如果等不到,就捏一个出来。

他把餐盘放到回收处,去电梯口等电梯。

电梯在七楼停了一会儿。受邀的所有战队选手,一律是由联盟工作人员安排房间,大致是按着战队来分配的。韩文清和霸图的几个队友都在六楼,住在一层楼的还有雷霆的肖时钦,以及呼啸的唐昊。

楼上住着的——

韩文清还没仔细想,电梯门就在他眼前打开了。

叶修站在门口,穿着一身十分普通的T恤长裤。看到他,先挥手打个招呼:“早上好,老韩。”

叶修背后还有个苏沐橙,亲亲密密地挽着他胳膊,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她原本低着头看屏幕,像是在看短信,听到叶修这边说话,也笑吟吟对韩文清点点头。

晚上是联盟各战队队长的统一会议,作为新任的兴欣队长,苏沐橙届时是一定会出场的,就是不知道叶修会不会出来凑个热闹,再或者,在其中担当了怎样一个角色。

联盟的通知早在邀请赛决赛之前,就发到了各个队长以及俱乐部经理的邮箱里。那时候很一部分队长都身在大洋彼岸,而和他们朝夕相处的叶修,绝对不可能对这件事情毫无所知。

韩文清侧开身,让两个人先从电梯里出来。他带点审视的目光落在叶修身上,很快就被对方察觉出其中的意味,还给他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笑容。

电梯门缓缓合上了。


对于叶修,那的确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微笑,不带其他任何意义。

他陪苏沐橙出门逛街,结果在第三家店里被荣耀粉认了出来,飞奔出八百米,才得以逃离人群的追踪。B市这两天,职业圈大神选手全都聚到了一起,对于粉丝来说,完全是不能更诱人的饵料。酒店管理严谨细致,保证了所有选手的私人空间,但大街上就没有这么好的优待了,即使两个人都做了完善的伪装,也敌不过意外,以及敏锐过头的粉丝。

叶修靠着小巷子的砖墙,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一路跑过来,天气还热,他一件T恤,背后早打湿了一片。苏沐橙拿手肘撑着身体,一边喘气一边笑,出门前仔细打理过的一头长发毫不意外地跑乱了。她还捏着手机,沐雨橙风的挂件栓在上面,跟着一晃一晃。

“很久没这么躲过粉丝了。”苏沐橙终于笑够了,把垂下来的头发拨到一边,抬起头来。如果说曾经叶修在赛后躲记者媒体这一领域有着格外出色的技术,那么换成日常外出,她这些年积攒的经验就要比叶修多太多。毕竟,第十赛季还未到来的时候,叶修从来没有个人形象上的困扰。最早嘉世拍节日纪念视频,队内成员挨个录一段,到了他这个队长的部分,却连人影都见不着,镜头顶多落在键盘和鼠标上面。

他从嘉世俱乐部后门出去,拐两个弯是便利店,在那里买一条烟。从来不会有人知道,这就是那个在荣耀世界里所向无敌的一叶之秋。

而就在两个月之前,叶修离开职业联盟,带走了四个冠军。那年他闪电一般退役,他人还沉浸在震撼的余波中,他又带着一支全新的队伍轰轰烈烈地杀回来,在联盟的历史上添出浓墨重彩的一笔。冯宪君和上任联盟主席的愁闷都是有理由的,这个人永远能够轻易成为话题的最中心,但过去的那些年里,他却又从来不愿参与到媒体大众的狂欢与消费之中,连一张脸都要挡得严严实实。

如今叶修到底还是得现身人前,他那张脸早被粉和黑记得清清楚楚,再不复过去的某些便利。苏沐橙踮起脚,把原本她带着的墨镜架到叶修脸上,再把他头上的帽子拿过来自己带着,说:“行了,走吧。”

叶修不太适应地推了一下镜框,借着别人家的玻璃窗隐蔽地打量着这个新形象。“看着有点怪。”他评价说,拎起之前放在地上的购物袋,接着问旁边又开始刷手机的苏沐橙,“这就回去了?不用再逛逛?”

按他过年时陪兴欣三个姑娘逛街购物的老例子,今天的征程未免也太短了一些。

“不逛了,本来也没什么好买的。”苏沐橙噼里啪啦打完一串字,发短信给蹲在酒店里看韩剧的楚云秀,把手机揣进随身的小包。他们出门不早,可由于这一段意外,现在回酒店却又太早,离晚上的会议还差着好几个小时。

韩文清的疑问,置换到苏沐橙身上也同样是成立的。

对于即将到来的会议的具体内容,她并不清楚。每个队长收到的通知都大同小异,是很泛泛的话,瞧不出什么端倪来。即使身边就是个十分可疑的疑似内部人员,也总不能逮着人提前告密。


不过他们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会议地点是在酒店顶层的小型厅。各大战队的队长副队长依着座位上标着的名字入座,彼此心照不宣地看过一圈,等冯宪君出场来正式揭秘。

冯宪君来了,还捎带一个说不上意料之外的人。

叶修在联盟主席旁边的位置坐下,冲着满满一屋子熟人笑了笑,还不忘说声晚上好——

韩文清靠在椅背上,心想着语气和早上当真一模一样。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