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番外 不虚此行

最近过于懈怠,半夜混个更。

这是之前说的三个番外里会公开的那个,另外两个就不放出了。

个人私设非常多。



荣耀职业联赛走到第二十个年头的时候,即使是当年年纪最小的卢瀚文,也已经快走到职业生涯的末尾了。

又一个十年中,联盟依旧风起云涌。

曾经的四大战术师,还有拳皇,剑圣,枪王,魔术师,都在这一个十年里渐次退场,离开职业赛场,回归到柴米油盐的生活之中。韩文清比叶修晚退役一年,霸图给队长开的薪水从来是联盟里最高那一个水准,即使买房花了大把钱,他银行账户里仍然剩着一个天文数字。叶修在B市Q市两头跑,跑多了,他们又在B市内环买了个两居室的小户型,忙的时候两个人都住过去。而一年十二个月里总有八九个月,他们都是安稳地住在临海的联排别墅中的。

还在职业圈打比赛的时候,韩文清就有拿手头资金做过一些投资。他们这些职业大神,往往都有着相对于普通人而言高不可攀的收入,不光是在俱乐部领工资,还有和商家合作的表演赛以及商业代言,但毕竟职业寿命短,必须得早早开始考虑未来要面临的种种问题,不可能睡在钱上过一辈子。

现在退役了,韩文清干脆分了更多精力来延续过去的投资。多半是游戏相关行业,他们熟悉这个,也不容易出差错。他通常不插手实际运营,专业方面的事情交给企业专业人员解决就好,他只负责看项目,投资,然后按年份拿分红。到底是拿钱来生钱,前期考察好,后面一路下来一般也不会出什么大岔子,是个比较稳定的收入。

叶修则是一年一年地在体育总局做着。第四年开始他不再带国家队,往上升了一级,负责些更大架构的东西。他偶尔回家一趟,有时候和韩文清一起。他们对双方家里出柜是第十二个赛季时候的事,都退役了,可以花时间花功夫和家里慢慢磨。虽说直到现在叶修家里那个执拗顽固的老头子看到他俩一同出现时仍没什么好脸色,但总算是能和平地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了。

联盟在第二十赛季的夏休期里联系了他们。冯宪君几年前退休了,换了个更年轻,心脏也更好的新主席上任。叶修和韩文清的手机号码一直在联盟有存档,有时候邀请他们当个解说嘉宾之类。体育总局这边时常有事要与联盟高层接触,叶修也因此还常能见到过去职业圈里相熟的一些朋友。喻文州的职业生涯果然要比他们所有人所预测的还要长,比同赛季出道的黄少天足足多出三年,到前几年才退役,进了联盟行政部门工作,有时出面做个官方发言人。这次就是他负责一大群前职业选手的接待工作。

叶修韩文清接到邀请时正住在Q市那套房子里,订了当天的机票就飞到B市。

有人来得比他们还快。王杰希就住在B市,开车半小时到联盟总部,坐在大厅里拿平板看新闻,刷过去好几页,才看到这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来。

黄少天是第二天上午到的。他退役之后盘了个店面,雇了人打工,自己当个不管事的幕后老板。G市到B市不像Q市这么近,虽说乘飞机也就是多一小时的事。他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的票,赶在中午前来会合了。

更多人在下午过来。周泽楷,楚云秀,张佳乐,方锐,林敬言,还有好些人。苏沐橙是和陈果坐一班飞机来的,联盟也邀请了其他战队的老板,不过相对而言他们会更晚一些到,要先确认日程,不像陈果恰好有空。

苏沐橙退役后留在H市,就住在后来修建的兴欣俱乐部旁边,还能经常回战队串门,陪陈果聊聊天说说话。第十赛季夺冠那一班人马,到第十八赛季终于全部更替,包子跟魏琛一样留在公会做事,虽说仍没人能完全理解他那脱线脱到外太空的思维,网游里乱战时却也时常有神来一笔。罗辑在打职业赛那几年里顺利地念完了大学,之后要跟着教授继续读研读博做学术,没能在职业圈待太长时间,但要兼职兴欣的技术后勤还是能抽出些空闲的。安文逸后来也回到学校完成了学业,用打比赛时的收入当成本自己办起了公司,来了一回大学生自主创业。

乔一帆退役最晚,在役时买过些企业的股份,每年分红不算太多,过日子是够了,银行里还有一笔攒下来的钱当后盾。有几年过年时兴欣全员开YY一起庆祝新年,能听到他说又去了哪里旅游,一边游玩一边打些零工,背着单反拍拍风景照。莫凡打完职业赛又缩回了网游里,开着小号接着干他拾荒的事业。唐柔有段时间很少有消息,后来再联系上,才说是短途培训,大约要接手一部分家里的生意。方锐去做了某家杂志的特邀专栏点评人,时不时还要出现在荣耀相关的电视节目上。这一个十年,他们逐渐分开,各奔东西,然而还能通过网络和电话保持联系,还能在报纸杂志新闻媒体上看到彼此的消息,是再完美不过的延续。


新任的主席在所有人聚齐之后,和他们解释了这一趟邀请的内容。

荣耀这个游戏,在刚开始兴起的时候,有谁能想到它能焕发足足二十年的生机?这二十年里,有太多人的青春,太多人的热血,太多人的记忆。

联盟想要做一期纪念节目,从开荒时代开始,到莫测的未来结束。

他们收集了大量来自多年前比赛录像的经典场景,还有一些战队内部的照片影像。其余的素材需要临时拍摄。过去与现在,现在与未来,时光的交替流逝感要通过短短一个小时的视频表现出来。

在被召集到一起的这些人里面,叶修认出了季冷,第四赛季给予一叶之秋舍命一击的刺客的最早的操作者。还有方士谦,微草战队两次夺冠的重要助力,当年的治疗之神。还有吴雪峰——他看见这个曾伴他夺下联盟前三年冠军,创下嘉世王朝的老搭档时格外地吃了一惊。吴雪峰在国外待了很多年,居然也被联盟召唤回来了。太长时间没见过面,重新熟悉起来却也花不到多少时间,新任主席把准备使用的那些素材都放给他们看,有些实在是太久远了,当事人想半天也未必能想起来具体的情形。居然还有张第一赛季时候的叶修和韩文清,叶修前九年都是走神秘风格不露面的,有他的照片已经很稀罕,更何况还是和韩文清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所有人都感叹过一发细思恐极之后,罪魁祸首吴雪峰才笑着出来承认是他给联盟提供的这张照片。两个年轻队长会面的时候,他拿手机一时兴起拍的,后来退役出国,换手机换号码,从存储卡里找出来,又存进了电脑,到今天才重见天日。

照片上十八岁的叶修和韩文清,那一年看起来确确实实是年轻得要命。照片外已经向四十岁大步前进的两个人看着照片里二十年前的自己和对方,几乎是同一时刻笑了起来。

“哥也有年轻的时候。”叶修得意洋洋地宣布,忍不住又撩一把韩文清,“就是没想到啊,老韩居然当年那么嫩,怎么我就一直没印象了呢。”

韩文清早学会了无视他某些发言,接着看那些图片素材。一到三赛季的嘉世,四赛季的霸图,五赛季和七赛季的微草,六赛季的蓝雨,八九赛季的轮回,十赛季的兴欣——主席在旁边补充:“我们准备把整个视频分成几个小部分,一部分就是各赛季冠军队的视频图像剪辑。”

直到十赛季兴欣那里,叶修的脸才终于出现在庆祝的人群之中。那一年兴欣的所有成员都聚过来,一同看那张由联盟官方记者所拍摄下的照片。正中间就是叶修,兴欣最初的队长,他将奖杯高高举起来,还有无数只属于队友的手覆盖在上面,帮助他握紧了那座奖杯……照片里陈果脸上还有眼泪,没来得及擦干就被记者抓拍到了。他们挨个数过来,还有苏沐橙,方锐,唐柔,乔一帆,包荣兴,安文逸,魏琛,罗辑,莫凡。大家举起的手上,总冠军的戒指熠熠生辉。

正式拍摄是在晚饭后开始,大家三三两两地出门搭伙吃饭。陈果和苏沐橙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叶修,过来拉着他边走边聊天,旁边是又一群兴欣的人。韩文清和霸图的几名选手在一起,就走在叶修后面,看样子是要变成两队联谊了。叶修听两个姑娘在旁边说了好半天,问他最近身体怎么样,又问什么时候回兴欣去度个假,他就笑吟吟地当个倾听者,偶尔回一两句。联盟第二十年的夏天,他们一同走在B市的街道上,而街边的店铺在放一首多年前的老歌。

“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


韩文清比他稍往后两步,保持着相似的速度。夕阳还剩下最后一抹余晖,落在前方广场中心的喷泉之上,折射出彩虹似的七彩色泽。再斜过去一点的地方,是巨大的广告幕墙,荣耀新一期的宣传视频正在播放。战斗法师,拳法家,魔道学者,剑客,神枪手,枪炮师,弹药专家,鬼剑士,流氓,牧师……24个职业,依次展现着职业技能,特效十分绚丽威风。

这就是荣耀。

二十年,职业选手们来来去去,在这个世界里要绽放出最灿烂的光彩。

那首歌仍然在放着,男歌手的声音唱到最后一句:“惊鸿一般短暂,像夏花一样绚烂。”

而叶修悄悄把手往后伸,和韩文清握在一起。

Fin.

评论(1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