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35

到这里就开始进入尾声啦w


直到这时,叶修才总算有点“是在约会”的实感。他挨着韩文清那边的那只手被揣进了对方的口袋,属于另一个人的手掌覆上去,密密地包裹着。他体温从来要比韩文清低些,以前偶尔的肢体接触里就足够让他体会到这个事实。不过在这么个情况下,兴许有心理作用加成,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的那部分热得过了头,温度一直顺着手腕手臂传到心脏的位置去。

两个成年男性手牵手,想着是有些肉麻,可毕竟到了夜里,他们还专拣着人少的路走,谨防被零星散落在外的荣耀粉给认出来。这样似乎就没什么大碍了,叶修心安理得把手再往韩文清衣兜里塞了塞,跟他说往前再走一段拐弯,去便利店买瓶水喝。

没到拐弯的地方,突然就有水珠子落到头顶,睫毛上,以及脸颊上。天气预报里还没有播报最近几天里任何关于雨水的信息,豆大的雨点密密麻麻打下来,把两个人在半道上给杀了个措手不及。他们现在待的地方离霸图俱乐部得有几站地,和叶修订的酒店更远,眼看着是没办法快速回到自己房间了。

打不到车。两个全明星选手在倾盆大雨里跑起来。冬天的厚外套浸了雨水,不一会儿就变得湿冷又沉重,叶修一转头看到街那头一家酒店巨大的灯箱,拖着韩文清就往那边跑。带着一身水把酒店大厅地板浇得水淋淋湿漉漉,他们掏了身份证登记——两个职业大神的名字摆出来还是颇有几分震撼力,尤其是叶修和韩文清这两个名字,效果基本是要翻倍的。年轻的前台工作人员看起来是霸图的死忠粉,一看到摘掉墨镜的霸图队长的正脸,即使一脸雨水对外在形象有所减弱,还是露出了十分标准的狂热粉丝的表情。

当然,认出旁边这人是叶修之后,惊喜估计就变成惊吓了。

年轻人基本服务素质还是很过硬的,哪怕受到了严重冲击,还是快速地给两个湿淋淋的人办理了入住手续。双人房标准间,乘电梯直上三楼,叶修拿了房卡,等韩文清给有点恍惚的工作人员签了个名,就一起进了电梯。从一楼到三楼,电梯门关闭和再度打开之间的时间差短得就像一眨眼,叶修踩在三楼走廊地板上,身上基本不再滴水了,雨水全浸到了衣服内层,冷得要透进骨头里面。

刷卡开门关门,他摸过遥控器把空调制暖的设定温度调高,站在两张床中间开始扒外套。脱下来再看,大衣确实是彻底淋透了,两个人的外套都堆进洗衣篮底部,然后是裤子袜子。灌了水的鞋倒扣过来,等水沥干之后拿热风吹吹应该还可以凑合着穿回俱乐部或者穿回酒店再穿回H市。

在房间中央直接脱到一丝不挂也太夸张了点,叶修还剩下最里面一层长袖里衣,连同下半身的内裤,推开了浴室门。

热水浇过头顶,总算给被雨水淋得冷冰冰的皮肤带回了暖意,他顶着一头洗发露泡沫从门缝里招呼韩文清,说干脆进来一道洗了,免得留一个人在外面弄成感冒。

普通标间的浴室,对一个人来说空间还合适,挤进两个一米八上下的成年男性,免不了要有碰撞接触。叶修冲掉头发上的泡沫,闭着眼四处摸毛巾来擦脸,先摸到韩文清手,再摸到他胳膊,再一摸,摸到腰腹肌肉线条了,再摸就要摸到说不好的地方去。毛巾是怎样都摸不着。

韩文清看他这样子觉得好笑,又被连着几下给弄烦了,从手边架子上扯下毛巾塞进他手里。叶修连忙把脸上水擦干净,左右一看,把墙上固定的金属支架里的沐浴露摸出来。

在浴室里见面是真真正正的坦诚相对,叶修往自己身上随便抹了几下,沐浴露打出泡沫。韩文清就侧对着他,拿他用剩下那半包洗发露洗头。他头发短,很快就洗过一遍,换叶修来把身上的泡沫也冲掉。

换成谈恋爱模式——虽然他们都不太能习惯这个说法——又是如此特别的环境,按理说是该对彼此有点那什么意思。但之前那场雨太大也太冷,简直是天降一盆冰水。在热水下又冲了一会儿,叶修从架子上拽下条浴巾草草一包,先出了浴室。韩文清还在里面站着,水声很大,依然能听到外间窸窸窣窣找东西的声音,再过一会儿,不知道是什么广告的配曲响起来了,叶修打开了电视。

两张床,一张靠墙一张靠窗,堆在洗衣篮里的衣服在进浴室之前,已经被韩文清用房间电话叫了服务员收走清洗,叶修下半身裹着浴巾,盘着腿坐在墙边那张床上看电视。

兴欣空闲时候的娱乐活动不太少,但多数是几个姑娘一起看看电视逛逛街,他对着电脑的时候更多,结果拿遥控器换着台,换了半天也不知道要看什么。

水声停了。韩文清用相同的造型走出来,坐到另一张床上。他看叶修鼓捣了一阵子电视,一样找不到能看的频道,干脆把之前清理衣服时放到床头的手机拿到手里,看了下几条未读短信。

有队里经理发来的,他离开会场前请假时就有说过晚上可能外宿,因此短信也只是问下大雨会不会有麻烦,而不是问他什么时候回俱乐部。选着措词回复过去,他接着看了看下面几条,把广告消息删掉,其余的挑着回了几句话。

兴欣是明天早上的飞机,不用太早起,但也不能久睡。叶修凑过去看了眼韩文清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他们身上现在都是酒店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小包装那种,闻起来倒没多特别,普通的植物香味。

晚上九点,不至于现在就得休息,他再往前凑一点,赤裸的上半身贴到韩文清背上,刚洗过澡,肌肤温暖而光滑,本来只是个方便看手机屏幕的动作,突然就变成了某种奇特的导火索。

叶修盯了一小会儿韩文清下巴上细碎的胡茬,偏过头去吻他。

有过一次经验之后,接吻的整个流程就变得没那么陌生了。

手机被卷进被子里落到地上,韩文清看了眼,觉得大约不会摔坏,就又十分淡定地投入到彼此的亲密接触之中。

人类用以传达感情的无数方式里,亲吻向来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伴随着呼吸的融合以及唾液的交换,很多人会因为洁癖而排斥类似的行为,但吻是特别的。以前叶修看过一部电影,银幕上的角色把性和爱分得十分清楚,区别就在于,或许会和某个人上床,而只有愿意与之亲吻的那个对象,能称之为爱人。

电影不代表现实。叶修自己的经验少之又少,见过的却多,从前嘉世有队员女友换了一任又一任,晚上在俱乐部门口拥吻道别,每一个。

个人的原则只能作用于个人,他在愈更深入和炽烈的吻里逐渐把理性推开,还残存着点莫名其妙的思考。拥抱,亲吻,都是些很美妙的东西,只是要长久地享受这些,必定要交出等价甚至更多的来作为代价。

他先走出那一步,这没什么不好,喜欢一个人和喜欢荣耀一样,并不是坏事,而更多的,向对方敞开一些,敞开更多,敞开全部——无非是随着时间与感情的深度循序渐进。

一个很正常,很自然的过程。

评论(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