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29

大家好我又出现一次。

下次见就是七月了没错(忙得X尽人亡脸


亲手覆灭自己一手创立的王朝——

媒体会这么写。

这间小网吧里,叶修和嘉世早已有过小幅度的碰撞,这是媒体所不知道的事情。

嘉世在挑战赛报名登记的阵容,兴欣翻来覆去也研究了很多遍,这注定是要挡在他们前方最顽固的障碍。而在那一截名单之中,叶修并不那么意外地发现了战斗格式那个账号。

他还在嘉世的最后一个赛季,去训练营的次数似乎是比往年更多些。联盟发展到这个阶段,各大豪门都逐渐有了个独立的循环体系,转会期从外面买人的多,从自家地里挖的也多。有些早期的账号,兜兜转转已经换了好些个操作者,新人上位,旧人或退役或去中下游战队最后洒脱一把,竞技是如此热情瑰丽的东西,也是如此冷酷现实的东西。

曾经三连冠的光辉,在连年下滑的成绩面前也日渐淡去了。

只是一切比他预料的来得更快,也更突然。


有一回陈果在饭桌上提到霸图。

魏琛正指使包子给他夹桌子另一边的菜,手横过去一点那边坐着的叶修:“叫这家伙来讲,他熟,能给你讲出花来都。”

那时距离外套那件事还没过多久,陈果一听,筷子就一抖,啪一下一筷子菜又砸地上了。她刚从嘉世粉转职成兴欣粉嘉世黑,可从前在大环境下养成的霸图黑心理还没能淡化掉。要是把时间拨到几年前,在H市的大街上随便逮一个荣耀粉,来跟他聊聊两支从第一赛季纠缠至今的宿敌队的队长之间的关系,想必相比较之下,陈果的反应还算十分淡定的了。

“不至于吧老板娘。”叶修彻底无语了。

可这说到霸图,怎么可能绕开韩文清。趁着大家都在,荣耀教科书直接又来了一次科普。虽然以前是给包子讲过,但包子还记得几成,就是个十分值得思考的问题。

不是什么正式场合,也不是什么正经讲座,他想到哪儿说到哪儿,还有个魏琛在旁边补充。再加上霸图粉的安文逸,连联盟里捕风捉影的八卦都能给扯出来。荣耀经营这么多年,早年的一些传闻多半都被时间的浪潮哗啦啦冲走了,魏琛偏偏记得,一边比个拇指赞扬包子夹肉的非凡功力,一边跟桌上其他人说:“想当年,老夫我纵横荣耀,手下小弟大把——”

“手下败将。”叶修一筷子截走了鸡腿,”就你们蓝雨那抢boss技术?组个团还要事先调查我跟老韩老郭在哪儿,丢不丢人。“

“滚滚滚滚滚。”魏琛这一串骂得流利之极,却也没能反驳叶修捅得格外精准的一刀。早期就那么点人,底细谁都清楚,谁也别想蒙谁。他转火到桌上那盘牛肉,想想决定还是要回报一下这位前对手现队友。

“我倒是很好奇,按老叶你这拉仇恨水平的正常发挥,”他嘿嘿一笑,“三个赛季下来,真没被韩文清真人PK过?”

叶修嗤之以鼻。

“老魏你这猥琐流还知道真人PK?”他说完话正好也剥完鸡腿肉,扯了张餐巾纸仔仔细细擦手指尖沾上的油,“赶紧的,归回正题。”

战队除了日常训练,还有定时以及不定时的集中观看比赛录像的活动。嘉世作为挑战赛中最重点的对手,研究的次数必然是最多的,除此之外,霸图作为豪门战队,也被叶修拿来当例子讲解了多次。

魏琛埋头吃了会儿饭,突然想起来提了一句霸图的新人。

霸图在夏休期里挥舞着大把钞票,算是凑齐了老将阵容。而在最为年轻的张新杰也是四赛季出道的前提下,主力的第五人就显得过分年轻了,即使他的年龄对同期选手而言已经可以说是超标。

“霸图训练营里肯定还是拳法家多,结果这推出个神枪来,有点意思。”

安文逸以前混论坛时也见过霸图职业体系的讨论,听魏琛一说,认真地考虑了半分钟,也加入到谈话里:“双拳法的团队打法不好配合吧?按战术来说,一个战队的职业搭配还是要尽可能全面兼顾才对。”至于隐含的那一层培养账号继承者的意思,他自然地略过了。

“同职业倒是可以打。”到了战术层面上,魏琛也认真起来。他退役这么些年,联盟的大小事件不可能全都清楚,有些信息还是被叶修拖回来之后慢慢补的。双术士这种打法他没玩过,但联盟里有个著名的双鬼组合,还有这赛季初步投入使用的微草的双魔道核心,都能作为基本的参考。

看嘉世挑战赛的名单,也像是要搞双战法模式。

“你之前不是说韩文清已经在改变打法了,就算换成同职业配合,应该也还好吧?”陈果插进他们的对话里来。

然而叶修这次没像之前分析录像一般立刻给出回答。

他捏着筷子想了一小会儿,摇摇头:“我不知道。”

新职业体系,新打法,无非都是个慢慢配合的事。

如果叶修与嘉世的缘分不曾断得如此惨烈不堪,或许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候,另一个年轻的战斗法师也将登上赛场,进行一段平稳的过渡。叶修并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也永远不会知道了。

他很少寄希望于飘渺过头的“如果”。


挑战赛终局。

之后即是第九赛季常规赛落幕。

嘉世覆灭,霸图登顶,从联盟创立之初对峙多年的两支队伍,现状的对比几乎可以说是戏剧化的。叶修率领草根战队杀回联盟的新闻,和霸图战队夺得常规赛第一的报道出现在同一期的电竞专栏里,让无数见惯了宿敌对决的荣耀粉好一阵唏嘘。

留在B市某个度假山庄休养的那一周,叶修重新登上了职业选手群。

群里习惯隐身免打扰的人不少——群界面一打开,右侧成员列表里一大串头像都是灰色的,但混迹于刷屏大军中的好些名字又过于醒目了。

叶修把鼠标光标移到输入框,发出一个钢盔大兵的表情。

聊天框唰一下几页就拉过去,职业选手的手速,用来刷屏简直是人间凶器级别的。晚几届的年轻选手有的潜着水没发言,有的活泼点的也混进来喊两声前辈或者大神。蓝雨那个十四岁的小剑客刚发出一句“啊啊啊啊前辈来了”,立马就被淹没在紧随其后的喊话大潮里了。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