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27

韩文清笃定的语气和神色,便算是为这一天里小小的风波画下了句号。荣耀职业联盟到现在八个赛季,还有谁比他更有资格来评论叶秋?甚至不需要去看那条不怎么正经的留言,他只要稍稍一想,相隔千里之外的城市,网络电波另一头的某个人,轻而易举就出现在虚拟的图景当中了。

既然没能抢到野图boss,张新杰也很快退出了马甲账号,没再让那个公会马甲号继续在地上躺尸。

这个夏休期,霸图的变化无疑是巨大的——吸纳了两名联盟二赛季出道的老将,收购成名账号卡兼之打造全新账号卡,在荣耀相关各大论坛上,这支豪门战队轻易就变作了各色讨论争执的焦点之一。

漩涡的另一个中心则是叶秋。

半年之前,叶秋退役,媒体轰轰烈烈地搞了好一阵子什么纪念啊回顾啊,渲染得无比悲情壮烈。陈果这样的死忠粉是被带着哭到不行,连荣耀里的路人都能唏嘘两句,可这一回头,人又重新杀回来了。

报名挑战赛的那个小网吧草根团体,资料早就被翻出来在网路上晒得无比透彻。报名信息做不得假,名字一笔一划写的是叶修,然而坚信这背后是叶秋的,当真不少。嘉世公告做了几回,好事的媒体还来挨个采访各大战队的职业选手,一时间这挑战赛还炒出了往年所望尘莫及的热度。


晚饭时几个人坐在战队餐厅里。夏休期回家的选手不少,虽然林敬言和张佳乐过来不久,并没见过真正意义上的战队全员,以前好歹都是大战队出身,对比起一个赛季里常见的人口密集度,眼下这地方着实显得有些冷清。

人数甚至还塞不满一张长桌子的前提下,张新杰也坐过来了。他吃饭时照例是不和旁人说话的,只按他一贯的节奏拿筷子在碗里挑,也看不太出来有没有去仔细听队友们聊天。

张佳乐还端着汤碗没放下,另一只手飞快在手机上打着字。手指滑动下页面刷刷换了好几页,他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胳膊肘一杵右手边坐着的林敬言:“一会儿叶秋一会儿叶修的,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职业选手群里这会儿早就又闹腾开了,黄少天在群里直接来了个夺命连环呼,然而千呼万唤话题中心人物就是不出来,连带着肯定知道内情的苏沐橙也没探头。张佳乐又往下翻了翻,群里水大发了,后来全变成精神污染类表情互相伤害,他撇撇嘴,按灭了手机屏幕。

林敬言刚才正吃着饭,被一肘子拐过来,差点噎个正着。

“你先把碗放下……”汤碗端了好一会儿,职业选手的手稳定性还是相当优异的,只是满满一碗热腾腾的汤在半空里悬着,怎么看怎么危险。他一提醒,张佳乐很快反应过来,把碗给搁稳了,又顺手再往里推了推。

兴许是最近几天和新队友磨合得不错,张佳乐现在看起来心情还挺好。

之前林敬言比他早一步到霸图,看他拖着箱子进门时,整个人都笼在阴郁的气氛里。百花王牌选手退役一年复出霸图的新闻,在网络上此起彼伏的热潮里也算占据了一席之地,他们两个都是二赛季出道,又一同转来霸图,背后故事却相差太多,即使要本着基本的队友情提供关怀,林敬言也实在找不出个合适的方法。

结果慢慢拖着,这人自己就开始恢复了。

他换了个姿势,胳膊支起来撑着下巴,似乎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先自己笑了一会儿,转头冲林敬言说话,不忘招呼一声对面坐着的韩文清:“老韩你不是知道点叶秋的情况?看他这搞风搞水的样子,有点得瑟过头啊。”

他们这几个可都是在网游里和君莫笑打过交道的,谁不清楚那个散人号后面的操作者的底细?报纸电视上天天在纠结叶秋叶修,职业战队里头,老早就确认了君莫笑就是叶秋。

那叶修又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同时接受着张佳乐和林敬言的目光询问,韩文清照旧安稳地对付碗里的饭菜。

“挑战赛要真敢顶替别人上场,胆子也忒大了。”张佳乐咕哝一句,没再指望从韩文清这里抠出来点什么小道消息,接着去和林敬言瞎扯了。


兴欣网吧二楼的小隔间里,叶修连打了几个喷嚏。

陈果站门口看他收拾东西,听到这动静,比楼下被人砸了还激动,连声问他是不是病了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几乎让叶修都要以为自己当真身患沉疴,马上就要倒地不起。

他随手从旁边一摞纸箱子上抽了张纸巾擦擦鼻子,再揉个团扔进角落里的纸篓。这儿并没有多少私人物品要带走,如果不是陈果再三提醒,说不定叶修还继续窝在他那专属座位上研究比赛视频。

上林苑的住宿条件,从陈果的角度来看,供着这位大神还是有些寒酸。她当了那么些年的脑残粉,打认识了大神真人之后,一些原本的美好幻想算是被砸了个粉碎,然而脑残粉的程度,却是日益在加深着。

无论如何,正常的卧房总比这么个杂物间要好吧!

叶修倒像是完全不曾在意过。

对他而言,睡床,睡沙发,睡地板,好像都是差不多的事情。和魏琛扯淡的时候,两个开荒代的你一句我一句,当年建立战队的事情就全给揭出来,一点不带漏的。

十八岁的叶修还是长个子的时候,每天一顿吃不饱肚子就要饿得慌,队里去外地打比赛,也只得给自己灌一桶方便面,连面汤都喝得干干净净。一群人打上半天一天,攥着好不容易得来的钱往回赶。舍不得车钱,大小伙子们直接11路到车站,在大巴上颠簸几个小时回到H市。

他无聊的时候也会想想,那年那么干的不止嘉世一家,那么估计韩文清也四处跑过。他们几个一开始就成了队长的,一个人得干好些人的活,生生要压成个全能型,不说十项起码也有个五项。

这么一想也就有些趣味了。

叶修把几件衣服塞进不织布的袋子里,拎给陈果看:“就这些了,真没别的。”

陈果这才是真正意识到叶修那句淘宝是个什么意思。她盯着那几件一看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白T恤,纠结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了:“你过年都没买两件好点的衣服?”

“买了啊。”叶修又翻出来一件外套,“沐橙给挑的,不过这都夏天了,哪里用得着穿这么厚的。”

他一边说话一边叠衣服,叠到一半有些惊讶地“啊”了一声。

“这不是我的尺寸。”

回忆了半分钟不到,叶修自顾自又说下去:“想起来了,这不老韩那件吗?我什么时候拿到这边来的?”


陈果握着的水杯哐啷一声砸到了地上。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