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邱叶]三千年后 Chapter 1

老叶生日快乐。

来挖个坑(。

未来星际机甲设定,不靠谱勿深究,填坑不定。



人类历史上一个全新的时代。

大宇宙星空历1029年,人形协调对空间作战机体(HCSM)雏形开发完毕,首批神经协调测试人员进入深层调试。

1035年,二次升级完成,星际人类联盟各级分部介入开发工作,机体微处理及人体适配进化方向确定。

1042年,机体一叶之秋生成。


邱非在液压修复舱内睁开眼睛时,透过荡漾的银色液体以及最外层逐渐褪去颜色恢复透明质态的防护外壳,看见夏仲天神色焦急的脸。

他操作的第三代机体战斗格式,搭载的是中短距离作战系统。提高机动性与近战能力的同时,也即意味着受到物理打击的可能性升高。

身体的极度疲惫感涌入大脑神经,他再度陷入修复阶段必经的沉眠之中。


并非每个人都能够成为HCSM的匹配者。

随着联盟技术的发展与成熟,各星域分部基本都已经具备批量生产机体胚模的能力。然而决定机体最终作战能力的,更大程度上是之后半年到一年,甚而长达整个机体的服役生涯的培育期。

驾驶员通过全身神经对接,进而达到操纵HCSM行动以及作战的目的。这种对接实质上就相当于将人与机械捆绑为一体,人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一应感知均附着于机体。而显然这样的连接并非是无限制的——

同调率百分之三十,是成为HCSM驾驶员的最低标准。低于这个数字,高达数十米,乃至数百米的机械造物,甚至不会因为其中人类发出的指令挪动半英寸。

邱非在十五岁那年被确认具备操纵HCSM的潜质。

他生活在嘉世所辖星域,呈Z形分布的小行星带末端一颗人造星球之上。这颗星球诞生于数百年前,在联盟总部特派开发人员长期的改造之下,形成了如今的人类适居环境。而在他出生之后十年,正式被并入一级分部嘉世的管理范畴。


嘉世。

人类联盟皇冠上最璀璨那一颗明珠。

1021年,黑潮出现,联盟其时所掌握的科技并不足以阻挡这种不知来源,无迹可寻的半虚体生物入侵,人类生存区域一度被压缩到寥寥数个星系之内。

直到HCSM研发完成。

他们称之为——“希望”。

1044年,各大分部统筹展开的特拉马克防线作战,成功将一度被黑潮吞没的十三个星系归还于人类控制之下。而其中承担了最主要作战任务,独自清除盘踞于虫洞边缘的母巢的机体——隶属于嘉世的一叶之秋。

嘉世分部的工作人员抵达邱非就读的中学时,一节课恰好上到一半。他们在老师的安排下依次登上浮空飞行器,进行常规的检测。邱非夹杂在同龄少年少女的队伍里,听身边人小声谈论起那些不知真假的传闻。

他偏过头,从一旁的透明舷窗向外望,此时飞行器已经完全脱离了人造星球的虚拟能量防卫系统,悬浮在无边际的星河之中。

有同伴“啊”地惊呼出声。

先是银红色弧线光滑的头部,再是由侧翼缓慢展开的数片刃翼,而后是承载驾驶舱的中央主体,而当他们迅速扑到舷窗前投以狂热的注视时,人形造物突兀一个旋转,只留下一抹深红的辉光,投在特殊材质的舷窗上,将所有人的脸都映出一片灿烂的色彩。


两个月后,邱非提着行李箱,登上了前往嘉世总部所在星球的专线航路。


这一次,他彻底地清醒过来。

防护外壳从内部轻而易举被推开,邱非坐起身,左右扫视一下这个房间。夏仲天想必是在他二次休眠的时间里离开了,嘉世还有很多事情亟需处理,作为明面上的行政管理者,在这里停留过久并不明智。

所幸夏仲天留下了一个机械计时器在房间里最显眼的位置,邱非只要一抬头就能清楚看见上面显示的数字。距离战斗格式在短途作战中核心受损已经过去了32小时整,他作为驾驶者反而是最便于回收的,严重破损的机体大概还滞留在太空之中,等待大型运输舰前往打捞。

但是对于他在战斗中所获取的情报而言,这样的损伤实在是不值一提。

黑潮生物正在进化。

邱非蓦地站起来,银色液体纷纷沿着人体的线条从体表剥落,坠入到修复仓底部。右手边一臂距离外是为他准备的替换衣物,他一把拽过,难得动作粗暴马虎地套上,迈出舱体向门口走去。

金属的大门无声息向两边滑开,隐入墙体内部。

他有那么一瞬间惊异地拧起了眉——依照原定的日程,此时出现在这里的,理应不是这个人。

比他要年长不少的男性,这种差异并不仅仅表现在外貌之上,更有些不太易于以言语形容的性格层面的不同。男人穿着布料粗硬的工作服,拉链只拉到一半,露出里面的特制驾驶服来。由于是在一整条密闭廊道里,他只是单纯地叼着烟,而并没有点燃。那是人类早期文明的遗留物,据说在上一个纪年里还遵循着传统,由天然作物制造。而到了这个年代,全新的娱乐方式被开发出来,连烟草这种东西,也变成了人工合成的某种半液态产物,被小剂量地置入中空容器里。唯一还和从前相似的,大约只是仍需要用特制的点火器令其“燃烧”。

兴许是邱非疑惑的眼神过于明显,男人笑了笑,侧身退了两步,示意他先从房间里出来。

从临时挪用作修复室的房间到另一面的中心区域,通道长达百米,他们并排向前走着。两旁的墙壁由特种金属构成,此时光滑明亮如同镜面一般,映出两个人的身影。

“前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恰好在附近巡游,接收到中央系统的信号示警。”年长者在控制阀门前停下脚步,等待真正的主人来开启。

指纹,虹膜,基因检测。

通往核心基地的大门缓缓打开。


在“那一次”事件之后,嘉世开始了大规模的整修,内部设施除最基础的部分仍保留以外,其余结构或拆除或翻新。

他们现在置身于全透明的运输装置中,正平稳地向下降落,深入地下的科技部门。邱非手中握有的关于黑潮生物的全新数据,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得到全面的比对与分析。战斗格式载入的武器系统来自于这里,更多年以前,那架传说一般的机体,一叶之秋,同样是在这里度过了一大部分的培育期。

男人以兴味的神色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而邱非看着他。

曾经一叶之秋的操纵者,如今已经变作了前来造访的客人。在被纯黑嵌银线的驾驶服覆盖的前胸位置,悬着一枚灰色的四棱水晶石,颜色并不显眼,然而只要是接触过HCSM的人,都必然能立即辨认出它身为人机对接媒介这一事实。

那是“钥匙”。

邱非第一次见到一叶之秋的那枚“钥匙”是在又一次星系内作战之后。他作为未成年的训练学员,独自前往科技部领取最新的身体数据检测报告,恰好遇上机体回收。巨大的球形空腔内,一具又一具机体顺次投放而下,另一边幽暗的走廊深处,传来了作战人员清晰的脚步声。

叶秋走在最前面。为了使人体能适应宇宙中极度恶劣的环境,以及与机体顺利进行神经连接,所有HCSM驾驶员的服装都是通过一系列测试量身定做的。叶秋的驾驶服与一叶之秋的涂装是相同的色系,这使他在一群人之中格外显眼。邱非站在弧形的穹顶之下,远远地望见他离开队伍,向这个方向走过来。

悬在他胸口的晶石,正中央燃着一团极炽烈的火焰。


现在应当称呼他为叶修了。

察觉到邱非的目光,叶修转过头。运输装置已经降到了基地最深处,透明的舱门打开之后,迎接他们的是向各个方向延伸而去的悬浮通道。不时有穿着全套隔离设备的工作人员上下出入,见到邱非,偶尔还会腾出精力打个招呼。

“君莫笑暂时停留在嘉世总部外围,之后我会驾驶它回到兴欣。”

邱非听到叶修这么说。

不过这个“之后”很快便变得无比遥远。植入邱非驾驶服右臂部位的智能芯片被取出读取信息后,他们立即通过星际远程通讯联系了人类联盟总部,直接与时任联盟主席的冯宪君进行对话。考虑到其中所蕴含的不那么乐观的讯息,邱非事先对狭小房间内进行了详尽的检查,并以自身权限强行改变了房间的结构,以确保所有的对话不至于外泄。

这场交流持续了两个小时。

而后叶修留在了嘉世基地。


战斗格式的打捞以及修复耗费了三天时间。黑潮生物半虚体的特性,使战斗充满了大量不可预测的因素。在机体的记录中,邱非与战斗格式的同调率,最高曾一度达到92%。极高的相容性恰是一把双刃剑,驾驶员操作机体如同操作自己的四肢,而一应伤害,也将同等地反馈回驾驶员自身的神经系统。

数年前的特拉马克防线,既是人类希望诞生之处,也是无数生命陨落的坟场。初代HCSM机体忠实地反映了人机的协调性,有大量的驾驶员并非因机体不可逆的损毁葬身太空,而是因神经系统中骤然爆发的剧烈疼痛失去意识,进而被黑潮所吞噬。

后来的第二代,第三代机体在此基础上另行加载了平衡系统,以尽可能保存驾驶员的思维。战斗格式机身左臂被完全截断,能量炉下方被黑潮能量洞穿,而邱非却在精神领域中的疼痛洪流里存活下来。

这不是第一次,也必然不是最后一次。

第四天,他登上修复完毕的战斗格式,与驾驶着君莫笑的叶修一同前往这个星系的另一头。

穿越浩瀚星河的漫长航行,实在难以用有趣来形容。HCSM的特殊性决定了他们永远不可能像舰载工作人员一样,在航行的过程中还能拥有普通的娱乐方式。驾驶舱十分狭小,仅能容纳驾驶员单人。他们被固定在舱体中央,能量流通过驾驶服以及“钥匙”,将人体与机体联系为一个整体,同时也为人体供给正常工作的能量。

对话以思维波的形式进行。

借由君莫笑机体的增幅,叶修探出了精神的触角,并与漂浮在另一边的邱非接驳。包围着他们的,是遥远而不可及的无数星球,肆虐的电磁风暴,以及不断掠过的破碎的小行星体。

黑暗,冰冷,无边际的沉寂的世界。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