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24

五万字达成√



兴欣网吧的地理位置,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可以说是得天独厚的。

叶修吃过晚饭往回溜达的时候,只需要稍微往远处望那么几眼,就能看见夜色中嘉世俱乐部灯光闪动的大门。这地方他是不能再熟悉了,陈果也熟,曾经还是嘉世脑残粉的日子里,谁没对那扇门有点不切实际的幻想?她靠着人行道边缘走,比叶修落后几步,看前面人头一偏,她也跟着往那边投了个复杂的眼神。

今天刚过来的包子一直在旁边跟叶修说话,似乎连回复也不需要,自己一个人说完上句说下句,偶尔还配个十分夸张的挥手动作。他眼神好,一眼看到同行两个人都往路对面望过去,立马也一转头:“怎么了,有陷阱?”

陈果刚积起来的一点惆怅情绪瞬间被这人给带跑了。

在现实里见到真人,和网游里的感觉就差了太多,之前在网吧里看大屏幕上的比赛直播时,陈果已经深刻认识到了包子思维方式的超凡脱俗,幸好有叶修时不时说几句压着,不然这家伙一嗓门能让整个网吧都领会一番冷场的滋味。

唐柔脚下加快几步跟上来,看见陈果有气无力的表情,笑了笑,凑过去小声和她说起话来。

俩姑娘聊一起去了,落下叶修一个人来应付这新来的队友。

包子还一探一探地往街对面看,像真是在找他所以为的那个陷阱。叶修有点头疼,在网游里他就体会过多次包子的脱线。从新人小白变成了副本队固定成员,现在还成为了他们这支从零开始的战队中的一员,这一切都是在他的旁观以及参与中发生的,换做其他任意一个荣耀玩家,都可以说是相当值得鼓励的进步了,然而对于包子,叶修仍然无法确定对待他的常规方式。

于是叶修干脆开始给他做一番职业联盟的知识普及。


荣耀显然不是包子玩的第一款游戏,但无论从哪个方面,也都能明显看出他对于职业圈的陌生。叶修并不清楚这一小段路能说多少,至少不可能面面俱到地将一切都灌进人脑子里,更多的事情仍然需要一定时间来慢慢熟悉与了解,不过——幸好这么一来,包子安静多了。

叶修挑着挑战赛相关的一些信息说了一会儿,包子连着点头“唔唔”地答话,弄得陈果她们也好奇地回头看一眼。稍后提到联盟里的几支战队,姑娘们自然就跟进了讨论阵容。陈果照例是要先批一通嘉世——除了苏沐橙——晚饭时刚碰到过嘉世的老板和经理,似乎把她真情实感全给激出来了,说话时一阵咬牙切齿的。叶修早习惯了她这状态,揣着手走在旁边,在谈话彻底变成嘉世批判大会前强行扭转了话题。

要通过挑战赛回到联盟,就他们现在这情况肯定是不成的。魏琛过几天要到,叶修到时必然得先跟这人好好聊一回,好歹都是带过战队的,就算退役这么多年,在网游里披着马甲浮浮沉沉,总还有些能利用的东西。接下来还得物色人手,角色装备全都得加强,叶修摸一摸裤兜里皱巴巴的烟盒,心想日程似乎是紧了点。

紧着也好。

陈果说了好一阵子,觉得口干舌燥,以一个气势十足的“要赢”结束了这场单方面的对话。

话音一落,她又连忙去看叶修神色,像是要征求事件主角意见支持似的。唐柔被她这动作一带,跟着笑起来,伸一只手拽住她,另一只手朝着叶修一挥:“你不来说点什么?”

这一挥手倒颇有些陈果平日里豪爽的架势,叶修看着,唇角不知不觉就向上一扬。

“嗯,会赢。”


5月13日,第八赛季常规赛结束。

嘉世出局。

这时候魏琛早已搬进了陈果张罗的上林苑的排屋里,刷着网页看着报道,烟灰一不小心就往裤子上掉。

叶修戳着桌子上烟灰跟他说,小心老板娘来找他算账。

魏琛没理,拖着鼠标又点开一个网页,接着看嘉世发布的公告,越看越不对味,差点就要把烟头直接摁在大腿上了。他坐在椅子上一转身,凳脚先吱嘎在地上划出一大声响,接着才是他说话:“妈的……这形势太严峻了,我说你这把我忽悠来,集体送死是吧?”

他说话声音倒不像内容这么丧气,听着还挺中气十足的。叶修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视线,上上下下把他扫过一遍,再慢吞吞开口:“叫你来干嘛的?拼一把,赢了你就能回去跟小弟接着吹二十年不是?”

“滚。”魏琛先简单粗暴地回了一个字过去,把网页上那段短短的文字翻来覆去再看几遍,继续跟他说,“我先说不好听的,这是有点悬。”他用力抽一口烟,眉头都皱起来,冲着叶修一摊手。

叶修没说话。

魏琛说的倒是一点错没有,他们现下这配置,拖出去和嘉世这么个庞然大物一比较,随便一个路人都得说他们是异想天开要拿鸡蛋去撞石头。他这个前队长还能不清楚?退役了半年,可还没退化到连队里主力实力都忘个精光的地步。嘉世哪怕沦落到出局队的地步,光看看硬件,就能把他们甩到十万八千里以外。兴欣网吧里这一串人,除了包子一贯捉摸不透,其他人多少都表达过担忧。

……然而又能怎样?

他随手给自己也点了一根烟,加入到让整个房间更加乌烟瘴气的队伍里。

日子总是要过,人想得再多,也没到光凭想象就能改变现实的水平。叶修伸脚踢踢魏琛的椅子腿儿:“咱先想想怎么能赢成不?你这冷水泼着,赢都能给弄成输。看看人老韩,当年可是在哥的阴影下挺了那么久,老魏你赶紧有点出息,要不老板娘扣你工资。”

魏琛一声呸算是当了回复,眼神都没给叶修留一个,瞬间就重新转回电脑屏幕上了。

也因此他没能看到叶修那边屏幕上的内容。


年初全明星周末的记者采访,韩文清的脸出现在被缩小过后的视频框里。

“我等你回来。”他看着镜头,就像是看着镜头之外的那个人。

他们目光相接。

评论(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