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21

兴欣网吧的老板娘从楼上抱一摞纸箱子下来,一眼就看见前几天新招的网管在前台里敲着键盘。

外面还零星飘着细雪沫子,网吧里面暖气倒开得挺足。她把纸箱子全堆到前台角落里,直起腰一抹汗,往桌面上拍了拍:“还在练级呢?”

她凑过去半是好奇地看屏幕,低级副本的地图,队里五个角色都还在清扫小怪。荣耀的第一人称视角,这么一看也只能看见角色手里武器咔咔换了个模样,一串子弹射出去,将一只小怪先打成了浮空。

虽然不是第一回看见这么一件装备了,陈果还是忍不住有个新鲜劲儿。看着清怪行动暂时告一段落,这人甚至闲得在屏幕右下角又开出一个小窗,刷起了其他副本的攻略,她就再凑近一点,小声问他:“这是今天第几次了?”

光标移过去叉掉了新开的网页,男人先往副本队伍频道里敲几行字,才转头回答陈果的问题:“最后一次,刷完就换个本。”

游戏里一行人开始往下一个boss所在地快速移动,他一边说话一边把键盘往外拖了拖,不慌不忙地敲着。

虽然大号早就刷满了级,对新区新开的低级别副本,陈果看几眼还是能有些零碎印象的。看着角色马上要和boss碰上头,她也就不再待这儿打搅,把纸箱子再往柜台里踢了踢,转身往楼上走了。

这网吧有了些年头,木板打的楼梯踩着老有声音。陈果吱吱呀呀地爬到二楼,把小套间的门推开,正好看见一姑娘走出来。

两个人这么一撞上,陈果也愣了一会儿,很快反应过来:“不是该睡了?”

“还没呢,我下楼去拿瓶水。”唐柔笑一笑,侧身让陈果进屋。

大半夜的,如果不是突然想起来要收拾以前的杂物,陈果这时候也早在卧室床上躺着了。她打着呵欠蹭到沙发边,电视还开着,在重播一档关于荣耀的节目,之前看电视时拿来盖的被子在沙发上堆成一团,温度早散得一干二净。

“……三届联盟总冠军。“

节目已经播到了末尾,陈果只隐约听到这么一句。

她抱起被子往卧房走,睡意却突然就跑了个精光。


唐柔到前台柜台里面拿了瓶矿泉水,叶修这时候还在副本里面,一手键盘一手鼠标,倒是难得没把烟点上。听到背后动静,他没回头,反而鼠标轻轻一甩,手中武器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横扫。

前台电脑配的耳机是全封闭式的,音效还不错,只是现在斜斜挂在他头上,只有半边正合着耳朵。唐柔就站在后面拧瓶盖,喀嚓一声,在半夜里也实在响亮了些。

“还不睡?”

叶修问唐柔的问题和陈果如出一辙。

不过显然他对于回答并没有多少期待,趁着连击的空隙扶了扶耳麦,对网络另一头临时的队友简短地吩咐了几句。屏幕上几个角色飞快分散开来,被围在中央的冰霜赛恩手中冰刀一转,在主视角中越放越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串技能干净利落地近身锁死了boss,叶修顺手点了掉落装备的分配。唐柔还握着瓶子站在他座位旁边,表情十分认真地看着系统统计的副本通过时间。这回只是刷经验和材料,不是要一心刷记录——何况冰霜森林的副本记录也没多少刷的价值与余地了——副本时间说不上多突出,和当前的记录还有一些差距。

在网络另一头月中眠他们一连串的“高手再见”的招呼中,叶修操纵着角色出了副本,一路跑到了安全区,然后下线。连接断开之后,他这才从裤兜里掏出烟盒,再左右一摸摸到打火机,稍低着头点起烟来。

“有兴趣的话,赶快升级吧。”

打火机跳动的火焰照着他半张脸,他侧过去随口和旁边的人说。

唐柔没说话,脸上神色有些模棱两可。她点点头,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握着水瓶转出柜台去了。叶修看她背影再一转消失在网吧另一头,忍不住也打了个呵欠。

今晚他排班还剩几个小时,一直到凌晨才有人过来换班。几天任务副本交替下来,君莫笑的等级一直在稳定提升,几样稀有材料慢慢也攒起来了。到50级之前,千机伞的升级方案还用不着他操太多心,一切只要按部就班折腾下去就好。游戏里的事情一样急不得。叶修不打算连夜升经验值,副本次数用得差不多了,对于他的情况而言,做任务和刷怪都只是点零头,花功夫实在是事倍功半。

既然退出了游戏,到凌晨这几个小时里总得找点其他事情来做。

叶修把QQ主页面拖到桌面左上角隐藏。他设置了隐身,大多数人看来那个头像依旧是一片灰色,然而仍不断有消息提示音响着。他放任耳机里嘀嘀嘀的声音响成一片,自顾自地点开一个网页,又建立一个空白的文本文档,不紧不慢地打着字。夜里网吧通宵的客人比白天要安静,叫前台服务的也少多了,偶尔来个人到柜台前来,说要一包泡面或者一罐可乐,也不过一小会儿的事。

火腿肠递过去,钱递过来,叶修再找个零,收来的钱往抽屉里一扔,目光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他叼着的烟燃了一半,前台整个儿都成了云雾缭绕的模样。要是陈果还醒着,多半要生起气来,把这看着过于不靠谱的网管给扔到吸烟区。

离换班还有半小时,叶修处理完文档,打个包上传到邮箱里。他一只手敲着键盘给文档写备注,另一只手鼠标一滑,就拉到了屏幕右下角。

被忽略多时的消息提示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他很随意地瞄一眼,五颜六色的方框闪动着,想必有友人询问近况的,大概还有些其他有的没的。从上到下,他只一眼就扫了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而唯独少了那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头像。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