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20

终于拉到了退役线-(:3JL)_

以及一枕黄粱不是我的呢称,笔名,马甲或者曾用名,可以理解成QQ空间名(?)之类的东西



媒体做新闻做评论,老爱搞些噱头出来,没个跌宕起伏绝不肯罢休。第六赛季蓝雨破了微草的连冠,两个队伍立刻就在报纸上网路上成了个势同水火的标志。更不用说嘉世和霸图,赛场厮杀一直到这一年,宿敌的帽子大约是摘不掉了。

叶秋支着手靠在椅背上,低头看韩文清拿酒店房间配备的电脑进内网划菜单。这时候他们隔得分外近,要真是像网上描述的那样,下一秒就是要真人PK的势头。叶秋只这么一想,忍不住就笑了一声。

韩文清刚点了确认,听到几乎是凑在耳边的噗嗤一声笑,键盘往里一推站起来。他动作大了点,叶秋没反应过来,差点一头磕在他肩膀上。

“笑什么?”

男人这么居高临下看过来,叶秋还趴在椅子靠背上,往后仰头才能对上视线。韩文清等着答案,他却还能走神,想起电梯狭小空间里,他们两个人肩并肩站着,连彼此的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这哪里是宿敌的待遇?

叶秋拿目光仔细扫了一遍面前人的脸。

"胡子没刮干净。"他对着韩文清下颌那片刮得微微泛青的皮肤比了个手势。换成刚认识那一年,哪来这种小烦恼?只比他年长些许的少年人,根本都还没到每天早晨对着镜子收拾胡茬的年纪呢。

他往后一仰,直直砸进身后那张床中央。

笑倒确实还是想笑。

韩文清这急匆匆的一趟,要说真是为了赞助商那么个日程安排,任谁都不会相信的。总有那么点心照不宣的理由,你不提,我也不说,就随着它暗潮波涌。叶秋又翻个身,滚到床另一边去,把原本铺的整整齐齐的床单拉扯出一大片褶皱。

阳光偏了一个角度,从没完全合拢的窗帘缝隙里透出来了,把韩文清整个人都笼进一圈逆光里。

光线太烈,叶秋就这么眯着眼看他。


“来打一场吧。”

他突然说。


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当然不可能随身带着,大漠孤烟的也一样。韩文清这回到底是来赶广告外景,不是来现场对决,箱子里除了必要的衣物证件,账号卡的影子都见不着。

叶秋掏了掏裤兜,这才想起来昨晚洗漱完换了身衣服,之前和训练营小孩们打完随手塞兜里的卡全不在。他几乎是刻意地长长叹一口气,站起来往房间门口走,脚步还是拖沓着。

韩文清一把拽住他手腕:“有事?”

“我记得楼下有家网吧,去买两张卡。”叶秋被拽紧了,脚还在往前迈,上半身却是往后倾的姿势。天气热,就算房间里开了空调,韩文清严丝合缝贴在他腕骨上那一块掌心的皮肤也还是格外热,简直让他有了要被灼伤的错觉。

“别去了。”韩文清松开手,转头动了动鼠标,下一秒房间门被叩响,陌生的年轻男性的声音隔一层房门响起来——

“打扰了,这里是客房送餐服务。”

服务员把餐车推进来,片刻就离开了,叶秋看着韩文清往房间另一侧的小桌上摆盘子,多少也觉得有些饿。

昨晚做了那么一个梦,早上起床之后他就不太有胃口,去了嘉世专门设的食堂,连一杯子豆浆都没喝到一半。训练营一圈走走看看,到现在胃里已经彻底空了。而这家酒店设施服务都不错,韩文清正揭开炖盅的盖子,味道一个劲儿地往这边飘。

先前房间主人敲定的菜单,叶秋粗粗一看根本看不出有哪些东西。两人份的午餐,错落着摆开,居然能把整个桌面都铺满。

他刚坐下,一个陶瓷的汤匙就递到眼前。

职业选手的手,一概是很稳的。

他甚至不抬头看,十分干脆地就着那只手尝了一口。

这动作做得自然无比,韩文清也禁不住有那么一刹那的不自在。叶秋喝完一口汤,终于还是把汤匙接过去,自己捧一碟炖盅在那里慢慢搅和。汤料里有切碎的香菇,他捞一勺起来,看了一会儿,跟对面人说话:“其实挺像香菇炖鸡……嗯,泡面。”

韩文清已经懒得去想这家伙最近的伙食到底怎么解决的。

很多年前韩文清隔着耳机听网络另一边少年说两句话又吸溜一口面,叶秋的生活环境他并不非常熟悉,只是凭着平时副本里还有野外撞见时的点滴交流对话里拼拼凑凑再自行猜想。背景音有时是网吧,有时倒很安静,只有敲键盘的声音。他听见过很多片段,而直到第一赛季之后真正相遇的时候,才算是补上了拼图的最后一块。

这就是叶秋。

那时候韩文清没说,心里却确实是这么想。


很轻巧的撞击声,叶秋把手里的炖盅重新放进餐车下层。一盅子汤先垫了垫肚子,总算胃没那么空空荡荡,不至于再发出尴尬的响声。他伸手越过半张桌子去盛饭,韩文清正巧侧身夹菜,两个人算是没变成对视的镜头。

“下个赛季……”

偏偏说到一半他又不说了,留半截话音在空气里飘着,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韩文清听不惯这种吊胃口一般的说话方式,扔一块青椒到他碗里,说:“先吃饭。”

叶秋慢吞吞咬起那块青椒。

吃过午餐,人渐渐就倦怠起来,夜里没休息好,倦意全堆积到现在来扰人。叶秋本来是坐床边蹭了韩文清半边电脑屏幕看之前百花那场比赛的视频,张佳乐的习惯,屏幕上大片大片全是特殊子弹打出的炫光,看久了有些晃眼。

这年头弹药专家多半都学着这么个打法,就像是战斗法师,多半也是冲着斗神一叶之秋而去的。

进度条拉到了底,韩文清关掉网页,转头想和叶秋说几句话。

叶秋靠在椅背上,已经睡着了。一只手被侧过去的脸颊压着,又在那半边脸上印出泛红的痕迹来。


“我知道了你的秘密。”


新赛季开始之后,时间仿佛走得格外快。

在这一年的冬季,韩文清听说了叶秋退役的消息。

评论(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