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枕黄粱

杂物堆积地。

不太会说话。手残。安静的蛇精病。放荡不羁爱自由。冷场体质。KY。奇怪审美。喜新厌旧。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话强调三遍。有不喜欢的角色和CP。红旗不倒彩旗飘飘。

对文章内容实在不喜,似乎我也无能为力。

PS:不常上Lofter,评论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有需要回答的问题,欢迎私信或者ask,这两项信息的提示比较明显。

最黑暗中妄图捕捉那点滴星火。破损的网和流淌的沙。捂住双耳听遥远的海。

[全职高手][韩叶]明日隔山岳 Chapter 18

近期三次元事情较多,码字时间大幅缩水(。

估计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慢速填坑了。



白炽灯光和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逐一熄灭下去的成排显示屏。耳机挂在椅背上,空调运转的声音很轻,然而难以忽略……

他发现他正站在训练室里。

手中握着的账号卡卡面已经有了不少划痕。从第一区跟过来的旧卡,再怎么爱惜,总也要磨损的。日常训练,技术部开发,正式比赛,插插拔拔,边角也磨得无比光滑。

唯独面前那台电脑还开着,显示的是荣耀登录界面。一叶之秋悬浮在那里,乌黑的却邪微微扬起。下一刻,仿佛又置身于赛场之上了,这回并非是身处狭窄的比赛房间,而是确实地站在钢铁废墟顶端,四周空无一人。一叶之秋就站在身后,背靠背的姿势。即使清楚那只是虚拟的游戏角色,仍然能感受到人体的温度。

阴沉沉的天空开始一片片剥落,然而一叶之秋还在那里,他就这么安心下来。

叶秋醒来的时候,时钟刚刚移过八点。

这是第七个赛季的末尾。

昨天嘉世输掉了团队赛,也即意味着丢失了叩响通往至高荣耀大门的通行券。他照例在那条暗沉沉的选手通道里抽掉半支烟,一叶之秋还是那个无敌的斗神,然而却邪撕开对手的防御阵型时,身边已经没有任何助力了。

这也是嘉世告别总决赛的第三个年头。


叶秋走到训练营门口的时候,副队长刘皓刚从里面出来,和他打了个招呼:“叶队,来这么早啊?”

他嗯了一声,伸手撑住将要合上的门。

战队状态低迷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嘉世豪门的名头仍在,训练营里一班少年人平日里训练是不怎么敢放松的,都盼着有朝一日也站到那个赛场上去。

更何况最顶尖的账号卡之一就在这里。

从最早几个赛季开始打的几个选手,到这一年年龄都不算小。叶秋对过生日这种事不讲究,有时闲着一算,居然也差不多二十五,在联盟里已经可以归入高龄范畴。

第五赛季那场常规赛之后,叶秋去找韩文清归还围巾,顺道在霸图休息室里坐了会儿。那些一年生二年生还不熟悉这张宿敌战队队长的脸,只把他当成联盟的工作人员,他也乐得不去揭穿,和韩文清待在窗户边聊天。聊天又往游戏上扯。两个当队长的人,知道哪些不能说哪些能来两句,说着就提起战队里的新秀。

霸图拉扯出再一个拳法家来,怎么看都是要搞接班那一套。好歹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叶秋这回没点烟,只是夹着,手指敲敲窗户玻璃:“怎么,老韩你想着要退了?”

韩文清冷哼一声,总算没没收对面这人手头存货:“退役?还早。”

的确还早。

一叶之秋大漠孤烟年复一年在场上碰撞,操作者都还是最早那一个。当年那个年轻拳法家第六赛季就转会到了皇风,之后再没见过霸图拎出新的继承人。


然而一年又一年,到了这年,账号卡新一代的继承者,已经是确切摆在眼前亟需解决的问题了。联盟后期走上规范化轨道之后,年轻一代的职业选手在生活习惯上都受到科学而严谨的管理,以图尽可能地延长职业寿命,但对于他们最早这一批,二十五岁,离职业生涯的尽头不算远了。

他走进房间,和刘皓擦肩而过。这一整个过程中,两个人甚至连目光都没有接触过,叶秋反手合上门,门那边脚步声毫不停留地远去并逐渐消失。

训练营的设置和战队正式选手的训练室差别并不大,当叶秋扫视着一排排显示屏前正在进行日常训练的见习生时,昨晚的梦又渐渐浮出来。这时候显示屏仍亮着,不时因训练地图切换而闪出颜色各异的光。他压低了脚步,尽量不去干扰训练进程,从桌子另一边绕过去,一直走到一个少年背后,稍微低头看着他电脑屏幕上账号角色的动作。

少年正在做的是跳跃练习。

训练营里的见习生,账号卡有的是自己从网游里带来的,有的是俱乐部发下来的,共同之处倒是有一个,通常都没什么特别出色的装备,技能点也并不算突出。只有当他们被吸收成为正式选手甚而战队主力之后,账号才会得到技术部的升级优化,或者直接继承上一名选手留下来的成熟的账号角色。

他此时使用的,就是俱乐部发下来的那个战斗法师账号。

由于斗神的名头,嘉世训练营每年都会迎来不少战斗法师的操作者,最后能留下的,却实在少得可怜。这个少年就是最终留下来的那些人之一。他带着全包围式的耳机,正在全神贯注进行操作,也因此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个人。战斗法师加速冲刺过一段山崖,而后从崖顶一跃而下,中途不断有密集的碎石袭来,他左手键盘右手鼠标,手速并不算非常突出,却格外稳,带出种精密的节奏感。

天击,龙牙,连突,圆舞棍,落花掌,一个又一个技能连贯而出,流畅地衔接为一体,将碎石击飞或者干脆强硬地轰破,即将下到地面时,左手手指再次连贯敲击按键,战斗法师在技能作用下一个旋转,带着层叠的炫纹安稳落地。

屏幕黑下来,又另外出现一个弹窗开始自动计算本次训练成绩。这下少年才透过屏幕反光看见了背后人的影子,他动作轻巧却飞快地摘掉耳机,回过头看向叶秋。叶秋笑起来,没说话,示意少年继续看屏幕。进度条很快读取完毕,数据统计完成,训练全过程的有效操作一律被记录下来,拉出个长长的清单,中间还夹杂着几处微小失误的信息。年长的嘉世队长一只手指轻轻在那几行数字下点了点,接管过鼠标键盘,在新建的文本框里输入:“不必强求技能的连贯,必要时刻要学会取消技能。”

他又点了点失误上方那几排操作记录,这回倒不需要再继续说,当事人立刻就想明白过来,点点头,开启了再一次的训练。

看着他重新戴上耳机,叶秋没有再待下去,沿着来时的路线出了训练营。

俱乐部侧门门口,还有位客人等着他招待。

评论

热度(47)